爪哇特色捏麵人 移工捏出創業夢

在Pindy的巧手下,爪哇婚禮、甘美朗樂器等全成了精巧的捏麵人,這些色彩繽紛的人偶,正是文化碰撞的精采火花。

在Pindy的巧手下,爪哇婚禮、甘美朗樂器等全成了精巧的捏麵人,這些色彩繽紛的人偶,正是文化碰撞的精采火花。

 

源自祭祀文化裡的捏麵人,原是不忍殺生而改以麵粉和水捏製成豬、魚等祭祀牲禮,在近代演變成可以賞玩的小物,如動物、人偶、卡通人物等,是許多人的兒時記憶。現在,有位來自印尼的移工Pindy,不僅學習中華文化的傳統技藝,還將自己的文化融入。在她的巧手下,爪哇婚禮、甘美朗樂器等全成了精巧的捏麵人,這些色彩繽紛的人偶,正是文化碰撞的精采火花。

 

假日的台北車站大廳、台中大小文創市集裡,常常能見到一位頭戴穆斯林包巾,有著開朗笑容的女孩,她身穿印尼服飾、講著印尼語,手上卻做著台灣本土的技藝──捏麵人。她是來自印尼的移工Pindy,「這是中爪哇婚禮服飾,那是小時候騎著牛穿過農田去上課的場景。」Pindy親切地向民眾介紹她的捏麵人作品,許多人因而對印尼有多一點的認識。

開朗少女離家記

在楊清仁(左)的鼓勵下,Pindy(右)漸漸培養出對捏麵人的興趣與成就感。在楊清仁(左)的鼓勵下,Pindy(右)漸漸培養出對捏麵人的興趣與成就感。

來自印尼中爪哇省的Pindy是家中長女,高中畢業便主動向父親提起出國工作的規劃,希望能為家中減輕負擔。她知道留在印尼的薪資不高,必須走出去才能為自己創造比較好的待遇。於是沒有工作經驗的Pindy,第一站就近前往新加坡磨練英文,累積工作經驗,一年多後返家,回到印尼的人力仲介公司學中文、學習照顧病人及小孩的相關技能。這次,她出發來到台灣。

Pindy回憶自己來台的第一份工作,「我在宜蘭照顧阿嬤,6個月都沒辦法講話。」中文不好的她因為怕講錯話,剛來的前半年都不敢開口。在雇主的支持下,建議她看電視,鼓勵她開口溝通練習,一方面Pindy也積極看書學習中文,現在中文難不倒她,連台語也聽得懂。

問起適應的問題,Pindy笑笑地說:「台灣的米飯比較好吃」。而常讓移工困擾的宗教問題,Pindy會選擇不影響雇主的場合來膜拜阿拉,以樂觀的態度克服異鄉的種種不同。

之後Pindy陸續到工廠或其他家庭工作,當時移工政策規定的三年時限一到,Pindy就帶著努力工作存下來的報酬回到印尼。

這一待就是5年,期間她結婚並生下兩個孩子,應該要幸福快樂的回鄉生活,最後卻是以離婚收場。問起這段破碎的婚姻,Pindy輕描淡寫地表示,因為先生太懶散,都不工作,她出錢讓他做生意也花光光,給過他好幾次機會,試圖挽救彼此的關係,但最終還是以分開收場。

歸零重來,開啟捏麵人生

印尼服飾的時裝秀,在Pindy(後排中)主辦的東協市集「印尼站」,熱鬧登場。印尼服飾的時裝秀,在Pindy(後排中)主辦的東協市集「印尼站」,熱鬧登場。

先生花光了Pindy的積蓄,獨自扶養兩個小孩的她,為讓孩子過好一點的生活,忍痛將兩歲及還沒一歲的孩子,託給自己的媽媽照顧,隻身來台工作。談起當時與孩子分開的心情,Pindy想起來還是紅了眼眶。

再次來台,Pindy一樣擔任看護工作,但沒想到一次醫院的看護工作,竟意外開啟她不一樣的人生。

鄰床的家屬,是在醫院照顧母親的捏麵人師傅楊清仁。照顧病人的工作疲憊又漫長,原本就關心移民工議題的楊清仁,主動邀請Pindy學習捏麵人,讓她能打發時間。

一開始,Pindy只是好玩,她覺得自己做的玩偶並不漂亮,一度感到挫折,是楊清仁不斷地鼓勵,直到她嘗試製作印尼文化的人偶,Pindy才真正找到興趣。

捏麵人原有的素材裡只有紅白藍黃黑五原色,為了詮釋故鄉婚禮的傳統服飾,Pindy跟著楊清仁學習更進階的調色技巧。白色加紅色揉成粉紅色,需要咖啡色的話就將黃、紅、黑三種顏色的黏土團相加……。隨著各原色比例的不同,就能調出各種深淺的五彩黏土。

Pindy結合家鄉的記憶以及四處蒐集的印尼圖片,在她的巧手下,化身成充滿異國風情的捏麵人。印尼島嶼眾多,深厚的文化底蘊,讓Pindy的創作靈感源源不絕。

除了印尼相關的創作,Pindy也將她在台灣的生活與觀察放進作品,如由她貼身照顧的阿嬤與阿公、雇主的家庭成員,巧妙地捕捉每個人的神韻與特色,逗得大家直說好像。Pindy說她最喜歡人物創作,每張臉孔都有不同表情,讓她覺得有趣且充滿挑戰。

樂於分享,捏出希望

Pindy期望能用捏麵人,捏出自己與同胞的未來。Pindy期望能用捏麵人,捏出自己與同胞的未來。

對捏麵人越做越有興趣的Pindy,不只接受朋友的委託製作,也拉著移工姊妹們一起學。Pindy表示,印尼雖有類似捏麵人的商品,但品質沒有台灣好,小巧、變化性高的捏麵人,易於保存與收藏,若能結合印尼的風土民情,應能在印尼的觀光地區受到遊客青睞。如此能為印尼當地創造工作機會,也許能改變同胞們出國工作謀生的命運。

於是,駐台北印尼經濟貿易代表處、台中東協廣場、文創市集等地,都有Pindy捏麵人教學的身影。甚至放假回印尼時,也到幼稚園教小朋友捏麵人,竭力推廣捏麵人技藝。

週日與朋友相聚在台北車站大廳時,Pindy也會帶著捏麵人的材料,大方地向有興趣的朋友免費教學;有時國內外旅客路過,也會被眼前充滿南洋風情的捏麵人吸引而駐足,小小的捏麵人牽起不同文化與國籍間的友誼。

今年4月Pindy在台灣朋友的協助下,在台中舉辦了捏麵人偶的個展「指創精彩」,色彩豐富的印尼各地婚禮服飾、印尼傳統音樂甘美朗的樂器等,令人眼睛為之一亮。除了展覽,8月時Pindy更在台中市政府邀請下,主辦東協市集「印尼站」活動,她規劃了印尼服裝時尚秀、印尼舞蹈表演、印尼樂團演出、小吃攤等,濃濃的家鄉味,讓現場氣氛更顯熱鬧歡騰,希望為同胞提供表演的舞台,也藉此讓台灣民眾能更了解印尼文化。

Pindy對同胞的熱心付出,讓她成為許多在台印尼移工口中的老師。在楊清仁的眼中,Pindy的認真與努力,讓她的捏麵人充滿特色而閃耀。未來,Pindy也將繼續舉辦移工的歌唱比賽等活動,並持續在台灣及印尼推廣捏麵人,期望自己能在印尼做點捏麵人的小生意。望著Pindy在創作時專注而自信的神情,我們在她身上看到了無限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