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復興-寫字傳情

韓玉青是國際知名的字藝家,看他寫字,是愉悅的,是一種享受。 (莊坤儒攝)

韓玉青是國際知名的字藝家,看他寫字,是愉悅的,是一種享受。 (莊坤儒攝)

您有多久沒提筆寫字了?

3C當道,人們頻繁地藉著通訊軟體、LINE貼圖,溝通愈發便利的同時,還有人堅持著將思想、情意藉著手與筆,一豎一畫,化成文字,這樣的傳情達意或許老派,卻有無可取代的溫度。

寫字也是一種內省,坐在案前,端正姿勢,握好筆,在一橫一豎、彎轉的迴旋間,順著肢體的記憶,在紙上留下印記,寫字更是一場與內在自我對話與療癒的過程。

 
 


字藝家韓玉青說,寫字其實是一門綜合藝術,跟一個人的精神質感有關係。(莊坤儒攝)

「物外」是一間以「文字的重量」為概念的新創品牌,創辦人楊格和廖宜賢,對於「寫字」都有特殊的回憶。剛創業不久的楊格,不常回家,他曾經寄給爸媽一張手寫的卡片,那張沒說什麼的卡片卻讓父母十分開心,把卡片貼在冰箱上,陪伴著每日用餐。

廖宜賢則曾經在萎靡的時候,收過妻子手寫的、細數自己50項優點的卡片,「她想要告訴我,我是一個很不錯的人,要對自己好一點。」他說。

物外:記憶每次提筆的時刻

這番深刻的回憶讓楊格和廖宜賢思考,這些訊息,如果用簡訊或是e-mail傳達,極可能一眨眼就被輕忽了,但是透過筆的轉譯,文字有了重量,情意愈發珍貴。

楊格和廖宜賢因之以「筆」來說故事,挑選黃銅當素材,因為它的材質易因接觸空氣而氧化改變,一如物品因人使用而有變化。「露銅系列」則在黃銅筆表層上一層烤漆,產品裡附一張砂紙,消費者可以利用砂紙磨除上面的烤漆,創作出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筆。

因此,從工廠出品後,因時、因地、因人,每一枝物外的筆都有不同的際遇。香港的朋友拿到露銅鋼筆,找了許多小石子,裝在袋裡,和鋼筆一起碰撞製造刮痕,成就它的獨一無二。北投友人的鋼筆,因為空氣中的硫磺,筆身轉偏琥珀色。每個碰撞的凹痕、每個刻印都是不同事件的記憶,也連結了「人」與「物」的專屬。

這種標示個人使用風格的概念與西方對「筆」的認知竟意外地契合。以全球為市場的「物外」,目前有一半的銷售量在歐洲,他們觀察到東西方對「筆」認知的差異。在東方,強調「筆」的實用功能;但在西方文化脈絡下,「筆」是個人私密的器物、個人品味的展現。廖宜賢發現,歐洲的代理商依著對「物外」的想像,將產品上架到如The Conran Shop、Mr Porter等時尚品牌,黃銅鋼筆與時尚配件相遇,我們以為的老派器物意外與時尚有了連結,也是不時的「物外之趣」。

 


您有多久沒提筆寫字了?

在西方,一枝鋼筆可能經歷數代的主人,寫下他們人生中重要的情書、結婚證書或是遺書。「如果它能說話,應該有滔滔不絕的故事可以訴說。」楊格打趣道。然「物外」還是個年輕品牌,卻已有歐洲的消費者特地到展會,分享他們一家族都愛上物外的產品,每個人都擁有物外的筆,「物外」成為家族共有的記憶。這不僅是楊格和廖宜賢所樂見的,更是「物外」的初心。

「物外」一直自詡是「談書寫」的品牌,楊格說:「人跟人之間的關係是透過書寫來聯繫的。」他們不斷提醒這件事情,書寫雖然是舊時代的習慣,但傳達情意的本質,亙古不變。一枝筆必須要透過使用者的思考、書寫才有意義。一枝筆需經代代的傳承,才能醞釀了無數生活故事,這就是「物外」的真義。

三文堂:用心做好一枝筆

從製造業起家,跨足沖床、金屬加工、塑膠射出,之後又幫日本朋友代工自動鉛筆,三文堂的老闆王成昌所製造的筆超過上億枝;惟隨著代工利潤銳減,他有了「做屬於自己東西」的念頭,因此自創「三文堂」品牌,開發台灣第一枝自製的活塞式鋼筆。「你看一枝筆裡面就是金屬加工、車床、塑膠射出這三樣技術,所以三文堂不是突然冒出來做鋼筆,我們一直在這一行裡面。」王成昌說。

憑著多年的實力與經驗,王成昌在寫字風潮未起之際,就洞察市場變化。他與小品雅集的老闆李台營交好,徵詢他最時興的鋼筆樣式,李台營答:「活塞式鋼筆」,於是他借了一枝活塞鋼筆回去,自己埋頭做研發,一個星期就打好樣。

 


廖宜賢(左)、楊格(右)用筆來說故事,重要的情感透過筆的轉譯,文字有了重量,情意有了出口。

形式初具,零零總總的細節還待精琢改良。他上網尋遍台灣、中國、美國的鋼筆論壇,貼設計圖跟網友請益討論,吸收消費者的意見。王成昌指鋼筆最為人詬病大概屬漏墨、墨水揮發、乾掉的問題,因此三文堂的鋼筆筆蓋用旋鎖的方式,並在裡面做一個氣密套,把內外的空氣循環切斷,如此一來與外面的空氣不對流,自然不會因氣壓、氣溫的變化造成漏墨的問題,同時也大大減少墨水揮發的情況。

一般鋼筆損壞得送回原廠維修,耗時費日,王成昌笑說;「哪有那麼複雜!我的鋼筆設計成整枝可以拆解,零件標準化,哪邊壞了,零件寄給你,消費者可自行替換。」

唯一委外的部份就是筆尖,王成昌採購德國大廠的筆尖,惟每一批筆尖到貨後,均需靠自己調校。三文堂的筆尖一枝枝都經上墨、試寫、研磨後,再清洗乾淨,裝到新筆上。「我們這種價位的筆沒有人這樣調的,所以交到消費者手上的筆基本上是沒有問題的。」

行銷也不假手他人。早些年王成昌頻繁地在論壇上與消費者互動討論,已為三文堂的鋼筆創造了曝光率,不靠傳統通路,鋼筆還沒量產,就有網友引頸企盼。YouTube上不時有外國朋友分享三文堂鋼筆的開箱文,國外大型鋼筆論壇Fountain Pen Network還有三文堂專屬的討論區。他與消費者共同參與研究、設計及製造過程的鋼筆「Diamond 530」,獲得2010德國紅點產品設計大獎,更是國內製筆業的特例。

 


人跟人之間的關係是透過書寫來聯繫的。

以Lamy、SAFARI為參考,但做工、用料都更上一級,售價更物超所值。曾在加工界稱王,如今過盡千帆,他滿意自己的作品,「用心做好一枝筆」現階段的他心滿意足地說。

筆尖溫度:拉花的藝術

斜放紙張,握著老鋼筆,筆尖在紙上一圈圈的曲線重複,筆尖隨著施加的力度開闔,形成粗細不一的墨色線條,組合成各式優美的圖案。經營「筆尖溫度」粉絲團的鍾佳玲,三、四年前在網路上分享自己手寫花體字的影片,現有九萬多的粉絲追蹤關注,她自學英文書法已經七年多了,至今仍樂在其中,樂此不疲。

擁有音樂和設計背景的鍾佳玲,她回憶,一開始被花體字的浪漫所吸引,真正認真提筆研究之後,才發現花體字是很理性的線條,書寫者必須遵循它的規律、對稱的法則,精熟後,再去增添裝飾線條。以音樂做比喻,就像學音樂的人都熟悉的巴哈《二聲部創意曲》、《三聲部創意曲》,這是創意的基礎,熟悉之後,音樂人才能信手拈來、即興彈奏。而花體字亦然,把基礎的規律打好後,拉花則是自行添加的創意,展現個人的天賦。

最初她在網路上分享寫字的影片,不藏私地將自己自學的竅門與成果公開。看著義大利體、歌德體、花鳥體在她筆下流暢地轉折,線條飄逸;在玻璃、衣服、皮件、寶特瓶多種材質上都可書寫;觀賞寫字的過程就很療癒,各式的筆尖、墨水揮灑出的創作更是完美華麗,點擊率常破萬人。

 


除了在臉書「筆尖溫度」粉絲團分享作品,鍾佳玲也開班分享英文書法的訣竅與樂趣。

鍾佳玲也開班授課,26個字母一天課程學完後,就可自行運用變化,但最重要的耐心與經驗,筆觸與施力必須平穩,持續不斷的練習再練習,「養成你的手跟筆尖有一定程度的默契,才可以把線條做到很美。」才是寫好花體字的不二途徑。

寫字靜心,鍾佳玲不諱言手寫字帶給她最大的改變是脾氣的修練。唯獨在寫字的時候你才能夠真正靜下心來跟自己對話。練字是她最享受的獨處時間,當有雜事擾人時,她常常提起筆在紙上揮灑,投入一圈圈的纏繞拉花練習中,冷靜的思考,線條處理完,就發現事情好像有了解決。

韓玉青:藝術療癒

身為國際品牌御用的字藝家韓玉青,法國的Dior、Chanel、義大利的Bvlgari、英國的Burberry等品牌都指名他書寫VVIP卡片。一筆一畫,一橫一捺,不疾不徐,看韓玉青寫字,是愉悅的,更是享受。

家學淵源的韓玉青,爺爺、父親都寫著一手好字。爺爺強調寫字的基本功,韓玉青從小被訓練拿著綁上鋼條的毛筆練手力。從父親抽屜裡翻到寫給母親的情書,那飄逸的字體和墨水顏色,也讓他對此憧憬不已。從小家裡過年的活動是揮毫,鋪上報紙,就是一場爺孫的競筆,韓玉青成長於如此的寫字世家。

一路就讀美術資優班,赴英國進修回來之後,他在實踐大學開設計課,卻發現學生對字體十分陌生,於是在課程加入手寫字體,讓學生用羽毛筆、鋼筆書寫,親身體驗字體的美感。之後他創立「日日好文創」,教大人、小孩如何好好寫字。

 


寫字文化對當代社會重要的意義在於「藝術治療」。

每一種字體都有矯正的功能與療癒的效果,如中文的楷書,線條組織嚴謹能讓學習者在書寫時更注重細節,更細膩。行書則著重在速度感,運筆方式不同,手肘也要放鬆。而身體要記憶寫字的穩定性,還有每種字體的節奏感,讓肌肉植入正確書寫肢體記憶,是韓玉青開創的教學方式。

雖說「善書者不擇筆」,但為了讓學習者能快速上手、有成就感,韓玉青用心開發不同體字適用的不同筆款,就像高爾夫球桿各有不同的功能,寫行書、楷書、隸書、花體字、哥德體等自然筆具也要分工。

寫字的基本功為何?「畫直線」他簡要地說。學著不用工具畫數條10公分的直線,倆倆相距1公厘,練的是手的掌控力。把線條畫好,才能把字寫好,韓玉青強調。

致力推廣寫字文化,韓玉青說寫字文化對當代社會重要的意義在於「藝術治療」,「寫字不只是『寫字』,寫字其實是一門綜合藝術,跟一個人的精神質感有關係。」他觀察大部分人需要的並不是字寫得漂亮,更多人是透過追求寫字漂亮的過程,在精神上的釋放跟解脫。他鼓勵親子一起來學寫字,除了培養美感外,慢下來,靜靜賞析美的事物,寫字能帶人的永遠更多更多。

書寫雖說是舊時代的價值和習慣,但重要的情感總要靠著寫字來傳達才對味,一如重要的記憶總要靠著寫字來記錄才能久遠。

您有多久沒提筆寫字了?找個時間重溫寫字的時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