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圓熱舞夢 大放異彩的六克拉舞團

時間能帶走青春,但帶不走創意與活力。(林格立攝)

時間能帶走青春,但帶不走創意與活力。(林格立攝)

 

在台中沙鹿六路社區的二樓禮堂,不斷播放著〈Despacito〉這首歌的前奏,眼前隨著音樂起舞的長者,是六路社區發展協會關懷據點六克拉舞團的團員,平均年齡超過72歲,去年因為一支MV在網路爆紅,讓網友們讚嘆著:這些身穿紫色藍球衣大跳嘻哈的老人家,真是活力十足!

 

六克拉舞團(林格立攝)六克拉舞團(林格立攝)

2017年10月六克拉舞團從地方社區的表演場,登上張惠妹等巨星登台過的台北小巨蛋舞台表演,迎來發展高峰,顛覆眾人以為老人家只能跳土風舞的刻板印象,引發媒體關注,後來更陸續受邀到全國各地表演。

事實上,這些長輩們並非嘻哈舞的初學者,從舞團創立的2010年開始到現在,他們已經跳了足足7年,成員也換血過幾次。想想真有勇氣!嘻哈舞向來是年輕人的專長,而這一群年齡總和二千多歲的長者們,不只身體不如年輕人靈活,更有人膝蓋曾經受傷,或被診斷為嚴重骨質疏鬆,甚至還有人些微失智。

一向在地方表演慣了,從沒有想到可以站上台北的國際性舞台,對長輩們來說,更多的是因期待而來的壓力。克服了這一切,站上小巨蛋舞台完成表演,下了舞台之後依然練習不輟,直到有人的身體再也無法支撐,或者失智程度已經嚴重到無法正常練習,才退出舞團。

時間能帶走青春,但帶不走創意與活力。(林格立攝)時間能帶走青春,但帶不走創意與活力。(林格立攝)

創立舞團尋找可能性

舞團之所以創立,來自當時仍任職於弘光科技大學老人福利與事業系(簡稱「老福系」)的教授許美僟,結合社區與學校的資源而促成。

她發現,當地社區的老人家很少主動走出家門,除了到樂齡中心上課以外,其他時間都待在家裡「閒晃」,久而久之就越來越不喜歡走出家門。許美僟因而開始思考:有沒有可能創辦一個自主性的社團,有別於長青學苑經常舉辦的唱歌、爬山等休閒活動,樂齡中心有更高的教育意涵,希望計畫性地讓老人家學習特定課程,並且也鼓勵他們能在上課以外的時間,願意跨出家門,到社區公共空間來參與社團活動。

該設立什麼社團呢?許美僟靈機一動:「何不讓老人家來跳熱舞?」從小就喜歡熱舞的許美僟,想讓長輩們嘗試更多的可能性,打破老人家只能跳土風舞、打太極拳的框架;系上有學生參加熱舞社,正好可以擔任舞蹈老師!因此,憑著一股「誰說老人不能跳熱舞」的突破性概念,由高齡學員組成、專跳節奏快嘻哈舞蹈的「六克拉舞團」,就這麼誕生了。

時間能帶走青春,但帶不走創意與活力。(六克拉舞團提供)時間能帶走青春,但帶不走創意與活力。(六克拉舞團提供)

取名六克拉,是因為舞團成員都來自「六」路社區,而每一個願意來跳嘻哈舞的成員都如同鑽石一般珍貴,五克拉的鑽石已經很稀罕了,六克拉自然更加珍貴,六克拉舞團的每一位成員,也是如此。

老人跳嘻哈,是難也不難

如何讓老人家願意接受從沒跳過的嘻哈舞蹈?許美僟說,反而是從招生就沒有遇到太大困難。「一開始,社區的人都跟我說,若沒有提供禮物,老人家是不會來參與活動的。」但她不這麼認為,平日常在社區運動的許美僟,開始在運動時多走一點路,頻繁地去附近的廟埕、雜貨店跟老人聊天,並請社區志工隊隊長黃長庚挨家挨戶打電話、拜訪,鼓勵老人家來跳舞。一開始有二十幾位報名,極盛時期最高紀錄更有七十多位一起跳嘻哈舞。原來,「有些人跟我一樣都是舞蹈愛好者,從年輕跳到老,也有些過去一直忙於生計,現在退休了來六克拉,一圓跳舞夢。」

前弘光大學老福系教授許美僟,是六克拉創團的推手。前弘光大學老福系教授許美僟,是六克拉創團的推手。

然而,六克拉一路走來,並非一帆風順。難處並不在跳舞本身,雖然許美僟找來的舞蹈老師,由弘光大學老福系的學生兼任。但學生同時是熱舞社成員,本身具備舞蹈專業,又有耐心,因為教長者跳舞更需要耐心,年輕人只需要練習三、四次就能學會的舞蹈動作,長者們要花上四到五倍的練習次數,才能稍微上手,第一任舞蹈小老師廖雅莉不以重複為苦,反而覺得教長輩跳舞「挺有趣的」。

最困難之處,在於長輩們如何接受嘻哈舞扭腰擺臀的舞步、快速的節奏,與鮮豔的穿著打扮?畢竟,社團成立後要站上舞台表演,學會跳嘻哈舞步只是最基本的,從音樂、服裝、化妝,以至如何走位等等,嘻哈舞都自有一套風格與脈絡。活到七、八十歲的長輩們,多年來已經養成的固定價值觀,是否能嘗真正與年輕人溝通,甚至接受意見,做出改變?

比如說,開始選用Lady Gaga的〈Telephone〉英文歌跳舞,不是長輩們朗朗上口的台語歌,別說陌生到聽也聽不懂,連音樂旋律都跟向來熟悉的台語歌完全不同,如何能隨音樂節奏而起舞?不太會說台語的小老師們,國語中夾雜著幾句生澀的台語,努力搭配肢體動作、聲音表情,向長輩們傳達自己的想法,鼓勵長輩們使用流行音樂來跳嘻哈。10秒、20秒地重複播放同一段音樂,一步步分解舞蹈動作,用手打響拍子,讓長輩們在重複又重複的練習中,逐漸適應新音樂。「到後來,他們甚至會自己數拍子了!」老師廖雅莉說。

為了上鏡突出,也配合仙角百老匯其他隊伍的整體視覺,必須從隊服顏色上做出區隔。第二任舞蹈小老師劉欣茹與專門製作球衣的「玩大學籃球服」討論,以跳嘻哈舞常穿的寬大籃球衣,搭配大膽鮮豔的紫色,作為上台表演的制服。

高齡91歲的王陳碧盡阿嬤,雖然患有五十肩無法抬高雙手,依然努力跟上節奏。高齡91歲的王陳碧盡阿嬤,雖然患有五十肩無法抬高雙手,依然努力跟上節奏。

一開始長輩們非常排斥,甚至認為「哪有老人家穿這種衣服!」長輩的拒絕,讓劉欣茹一度挫折地流下眼淚。但她並不放棄,依然繼續與長輩溝通,請家人從旁說服,或者幫長輩拍攝穿上隊服後的影片,傳給他們的朋友看,當正面的迴響與讚美越來越多,長輩們開始意識到:「這樣穿好像沒有想像中那麼糟,甚至還真有那麼一點意思。」於是乎,終於慢慢放下心裡的抗拒;經歷小巨蛋的舞台震撼後,發現這套隊服為自己帶來的是更多榮耀與鼓勵,更以穿上這套隊服為榮。

除了團員的努力,六克拉另一位關鍵靈魂人物是志工隊長黃長庚。對六克拉舞團成員、小老師和許美僟而言,黃長庚簡直是萬能的哆啦A夢,無論遇到什麼疑難雜症,他都有辦法解決。二樓禮堂的麥克風沒電了,黃長庚不知從哪裡變出電池,順利解決問題;舞團中的阿娥還沒來,黃長庚一通電話弄清楚原因,讓其他人安心開始排練;出團表演時,該準備的飲水、便當等等,也是黃長庚一手包辦。甚至舞團人數不夠,黃長庚也要親自下海認真練舞,上台演出。

六克拉舞團自創立後,每年都參加阿公阿嬤活力show大賽,在舞台上展現風采。六克拉舞團自創立後,每年都參加阿公阿嬤活力show大賽,在舞台上展現風采。

六克拉的嘻哈精神

自從六克拉在眾人視線中綻放光芒後,台灣其他樂齡中心也開始舉辦嘻哈舞課程,更有同在沙鹿地區的舞蹈教室,以老人嘻哈舞團為號召攬客,證明老人嘻哈舞具備某種程度的市場性,這正是許美僟當初創立舞團時所想做到的:讓人們看到「可能性」的重要意義。不因為過去沒有人這麼做,就認為不可能,就放棄了。

克服年老身體病痛、退化的障礙,在晚年學習年輕人的嘻哈舞,穿上跳脫傳統的寬大鮮豔球衣,隨著不熟悉的外語流行音樂起舞,彌補年輕時沒有機會學跳舞的遺憾,付出努力,不被困難束縛,因這一切創造性的改變,讓人更滿足、更自信、更堅強。六克拉所體現,不正是嘻哈的精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