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科技做外交 WITSA首任女主席邱月香

莊坤儒攝

莊坤儒攝

 

嬌小的個頭,配著得宜的妝容,邱月香在多是男性主導的軟體界異軍突出,不僅身任中華民國資訊軟體協會CISA(Information Service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R.O.C.)的會長,她更是世界資訊科技暨服務業聯盟WITSA(Worl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Services Alliance)首位女性主席,為台灣爭取到被稱為科技業「奧林匹克」盛會──世界資訊科技大會WCIT(World Congress on Information Technology)主辦權的幕後功臣。

 

邱月香攝於日內瓦聯合國歐洲總部前。邱月香攝於日內瓦聯合國歐洲總部前。

曾被WITSA前任主席Mr. Santiago Gutierrez點名:「You are the one!」邱月香曾不知「One for what?」指的是什麼。但回首來時路,九○年代旅美的成功女企業家邱月香,歸國投身資訊教育事業,她見著了台灣城鄉、貧富的數位落差,矢志培養孩子的電腦資訊專長,未來方可與全球一較長短。十數年後,邱月香當選WITSA主席,協會宗旨亦在弭平國際數位落差,「怎麼從以前到現在做的事情居然能連成一條線,可能冥冥中上天對我有所安排,才一路栽培我。」邱月香說。

客家女孩,勇闖美國

出身傳統客家家庭,邱月香的父親當年從龍潭踩著三輪車載著媽媽上台北打拚,經營理髮院。從小家境辛苦,上有兩個哥哥、下有三個弟弟,每逢開學父母都要到處張羅借錢才能順利上學。

在淡水工商學的是企業管理,邱月香同時也是桌球好手,當時曾有機會接受企業贊助成為職業選手,工作也安排好了;但邱月香的心中還有個夢想,讓她不甘願只當個平凡的上班族。她回憶兒時經營醫院的鄰居,每次出國帶回來甜又膩的巧克力,邱月香小小的心中充滿對美國的幻想。「在我們那個年代,都傳說美國的太陽比較圓,太陽都不下山。」邱月香笑著說。

為著心中的美國夢,邱月香畢業後自己開創貿易事業,力爭上游,再經朋友引薦,才二十出頭的她買了機票,隻身到美國打拚。回憶這段過往,她補充說:「當時買的是單程機票,就是不讓自己回來。」

到了美國西雅圖,邱月香隻身經營公司,創業維艱,「為了不讓別人質疑公司只有一個人,要跟業主簽約拿訂單的時候,我就以正式服裝出現;送貨時,就穿著牛仔褲,把頭髮紮起來,帶上帽子,跟人家說那是我的雙胞胎。」真的是名副其實地「一個人當兩個人用」。是這樣一步一腳印,邱月香的事業從禮品轉到家具,從西雅圖到德州,事業小有所成,也實現她兒時的夢想。

邱月香(左2)參加2016年緬甸資訊通訊高峰年會(ASOCIO ICT SUMMIT 2016 MYANMAR)擔任與談人。邱月香(左2)參加2016年緬甸資訊通訊高峰年會(ASOCIO ICT SUMMIT 2016 MYANMAR)擔任與談人。

弭平數位落差,走在資安最前線

九○年代初期,剛四十出頭的邱月香,抱著半退休的心態,從美國返台。在美國看到許多企業主投身在公益事務上,讓她體認到企業的社會責任,「與其在美國幫助美國的社會,我應該要回來,在台灣做公益。」因此邱月香回到她的故鄉,迎向新的挑戰。

剛回國,她看見台灣很多中小企業都不懂電腦,但電腦、網路是未來不可或缺的利器,因此她著手推動資訊教育。又適逢微軟電腦在台推展Office專業認證,於是她成立翊利得資訊科技有限公司,取得Microsoft Office國際電腦專業認證MOS(Microsoft Office Specialist)台灣總代理。當時專業證照制度在台灣尚未普及,邱月香從基層做起,勤跑校園,輔導學生考取證照。一證在手,成為通行世界的國際人才。

邱月香更自掏腰包,連續十多年帶隊前往美國參加「世界盃電腦應用技能競賽」。她幫孩子們印製名片,教他們基本的國際禮儀,基礎的英文溝通,讓孩子藉比賽的機會去結識各國朋友,也為自己建立人脈。視野開拓了,孩子的未來發展就有更多的可能性。「得獎是一回事,但是能跟全球聯繫,這個網絡才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邱月香強調。

2016年,邱月香獲WITSA全體會員支持當選主席。2016年,邱月香獲WITSA全體會員支持當選主席。

邱月香的付出,不僅為了弭平數位落差,讓台灣的子弟可以跟世界接軌,孩子們優異的表現,連續7年為台灣奪得9座世界冠軍,也把台灣帶上了國際舞台,讓世界見識台灣的資訊實力。

不僅於此,邱月香更是國內推動資訊安全與個人資訊保護的先驅。她旅居國外的觀察,發現一國對個資的重視,顯示該國的進步程度。邱月香於是先後成立「台灣隱私權顧問協會」與「台灣個人資料保護協會」,也力催「個人資訊保護法」的立法工作,是國內資訊安全的幕後推手。小英總統競選時提出「資訊力即國力,資安即國安」即是她對當時還是候選人蔡英文的建言。

Bravo!WCIT2017在台灣

邱月香其實完全沒有電腦資訊的背景,卻在九○年代歸國後投入資訊與通信科技(ICT,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領域,成為台灣資訊教育與資安的先行者,這當中除了她口中常說的機運外,邱月香個人的努力佔絕大因素。職場上對女性的標準更為嚴苛,男士可以在飯席間解決生意上的爭端,但女性往往更需要展現專業,才能成功。邱月香的態度則是不恥下問,她四處去請教朋友,任何人都是她的老師,藉此累積自己,積蓄能量。「我自己很努力、很努力,我沒看過像我這麼認真的女人。」此言一出,邱月香自己笑開了,也讓我們從話語間見識了她的自信。

2017世界資訊科技大會睽違17年後在台北舉辦。WITSA主席邱月香與經濟部長沈榮津等人,參與「科技嘉年華」踩街活動。2017世界資訊科技大會睽違17年後在台北舉辦。WITSA主席邱月香與經濟部長沈榮津等人,參與「科技嘉年華」踩街活動。

這位認真又努力的女性在近年再次登上人生另一高峰。2014年,她獲選為中華民國資訊軟體協會理事長。同年,她代表台灣遠赴在墨西哥舉辦的世界資訊科技暨服務業聯盟WITSA會員大會,爭取資訊界奧林匹克——世界資訊科技大會WCIT主辦權。

WCIT的傳統是雙年會,當時理監事會已經決議2018、2020、2022年分別由印度、馬來西亞、亞美尼亞舉辦,台灣最快要到2024年才有機會主辦。但由於當時台灣已備妥資源打算強力支持爭取主辦權,邱月香於是在會議中建言,她闡述「當今的世界已與以前不同,科技是每天在進步,不是每年在進步,我們一定要改變,每年籌辦WCIT。」此言一出,與會者頗有認同,立刻獲得全場掌聲。她又趁勝追擊、打鐵趁熱,表明台灣政府已同意全力支援舉辦年會,因此一舉成功爭取到WCIT 2017在台灣舉行,也是睽違17年後WCIT再次回到台北。

這其中還有一個插曲,2015年WITSA前任主席Santiago Gutierrez來台,希望認識台灣的朝野人士,邱月香透過朋友引薦與時任民進黨秘書長兼駐美代表吳釗燮會面。言談間,Santiago Gutierrez跟吳釗燮提到,可否請邱月香出來參選WITSA的主席。邱月香沒意料到話題會轉到她身上,也壓根沒有這個野心,但吳釗燮立刻贊同:「當然,我相信她的競選會是一件很棒的科技外交!」

邱月香自此扛起重任,也順利在2016年當選WITSA的主席,不僅是WITSA歷史中第一位來自台灣的主席,也是WITSA首位女性主席。

二十出頭隻身到美國打拚,邱月香靠著努力闖出一片遼闊的世界,但她始終心繫台灣,想以科技外交,為台灣鏈結世界。(莊坤儒攝)二十出頭隻身到美國打拚,邱月香靠著努力闖出一片遼闊的世界,但她始終心繫台灣,想以科技外交,為台灣鏈結世界。(莊坤儒攝)

科技外交,鏈結世界

擔任WITSA主席的邱月香,在政黨輪替的當口籌備WCIT,透過朝、野、產業的支持,WCIT 2017盛況空前,展現了台灣軟體、創新與系統整合的軟實力。

身為WITSA首位女性主席,WITSA秘書長觀察並告訴邱月香,以前的理監事會議都是鬧哄哄地吵成一團,但她上任後,理監事會議的氣氛居然變成一團和氣,邱月香表示大概是女性較擅長溝通協調在其中發揮作用了。

今年即將競選連任的邱月香,還是有滿腦子的創新點子,「我想像G20一樣,來組一個I20(ICT),幫助第三世界國家的資訊產業與數位落差。」「現在已經有6、7個國家同意了,連美國都有意願來洽談。」邱月香自信滿滿地說。

不只弭平國際數位落差,邱月香更努力想以科技外交,為台灣鏈結世界,讓台灣的產業在險峻的國際情勢下走出去。她說起一次在聯合國裡的遭遇,當時她以WITSA主席受邀到聯合國,進到會場,有服務人員趨前詢問:「Where you come from?」,邱月香回他說:「Taiwan」,對方卻揮手驅趕說:「Taiwan can’t be here.」是她掏出WITSA主席的名片,才受到合理的對待。這段經驗邱月香說著說著哽咽了,也讓她在心裡更發憤為台灣找出路。

身為擁有82個會員國WITSA的主席,邱月香孜孜念念地如何把台灣與世界鏈結,創造互利雙贏。她把握每次去會員國敲門拜會的機會,和該國部長、高階長官暢談ICT產業的政策與需求,她不希望每次敲門的結果,只留下一張紀念合影,更要持續對會員國的ICT產業能有更大的推進與發展,其中當然也包括台灣。她也希望台灣的產業能組成A-team,適時地在與會員國的交流中,尋到合作的機會,幫助他們,也幫助台灣。

這位心懷遼闊世界,卻始終心念台灣的女子,在她身上我們見識了勇氣與堅持,智慧與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