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力使力‧佈局全球 台商在柬

金速旺製衣廠(林旻萱攝)

金速旺製衣廠(林旻萱攝)

 

根據世界銀行最新的報告,柬埔寨從1995至2017年之間維持平均7.7%的高經濟成長率,其中主要靠成衣業出口,以及國內觀光與建築業成長所支撐,而台商對拉抬柬埔寨經濟成長,功不可沒。

我們走訪了台南企業集團的子公司金速旺製衣廠,以及水類運動衣著製造全球市佔率第一的薛長興工業柬二廠,見識了台商在海外殷實的管理,利用柬埔寨輸出歐美優惠關稅的條件,借力使力,在全球供應鏈佈局獲利。

 

金速旺製衣廠總經理林志龍為了突破紡織配額限制,1997年就來到柬埔寨設廠。金速旺製衣廠總經理林志龍為了突破紡織配額限制,1997年就來到柬埔寨設廠。

十多台縫紉機連成一排的生產線,轟隆隆地聲響迴盪在明亮、寬敞的金速旺製衣廠。戴著不同顏色領巾、代表不同品項分工的女工們,沒有停歇地踩著高速縫紉機,車上滾邊線,送往另一條生產線打摺、釘鈕扣,最後再車上尺寸衣領標籤,做成一套套供應美國梅西百貨的睡袍,趕在聖誕節前裝十幾個貨櫃出口至美國。

「今(2018)年7月柬埔寨大選前,經由勞動部的安排,總理洪森來到這裡拉票造勢。他就這樣一排接著一排與1,200個女工自拍,一個接著一個合影留念,停留了三個多小時。許多女工沒有想到會在工廠遇見國家領導人,甚至激動得哭了!」金速旺製衣廠總經理林志龍接著說:「洪森總理當天順勢要求工廠讓員工放假,全場歡聲雷動。我們能說不嗎?」不過,讓員工多放一天假,一天減少一萬多美金的產能。

開疆拓土,賣命趕鬼

金邊地區經濟起飛,大興土木,隨處可見。金邊地區經濟起飛,大興土木,隨處可見。

挺著一個大大的啤酒肚,台商朋友都叫他「熊貓」的林志龍,說起當初來到柬埔寨設廠的緣由:「我當時在越南的紡織廠,出口100萬打成衣到英國,由於配額的限制,被退了一個貨櫃回來,因為是代工迪士尼的單子,還要錄影燒毀。」

但是從柬埔寨出口歐盟沒有紡織品配額的限制,為了做歐洲單子,林志龍1997年即來到柬埔寨,開始在金邊5號公路旁蓋工廠,同年7月柬埔寨還打了2天內戰。

1998年工廠開工時,計劃招聘600個工人,卻從全國各地湧來了二千多個,僧多粥少,大家都想進來面試,還出動荷槍的軍警維持秩序,這些軍警反而向應徵的工人要50美元的仲介費,當時工人每月工資只有30美元。

這些都是事後才知道,林志龍說起當初動盪混亂的治安:「我到銀行領5萬美元準備發薪水,遇到搶劫。8枝槍頂著我,搶匪還用槍托打我的頭,真的是在賣命呀!」搖著頭,想起當初柬埔寨的亂象,他心有餘悸地說:「當時工廠來了幾台新的紡織機,半夜卻有小偷出動吊車把機台偷走,警察局列為重大刑事案件,承諾一定要抓到人,真的沒有多久即抓到小偷,原來就是幾天前幫我招募工人的村長。最後,從警察局拿回被偷的機台,還要花500元美金當『破案獎金』,警方才願放行。」然而,利用歐盟與加拿大給予柬埔寨出口免稅的優惠,金速旺製衣廠迅速擴充至3個工廠。

第一商業銀行是台灣第一個前進柬埔寨的銀行。第一商業銀行是台灣第一個前進柬埔寨的銀行。

還有工廠鬧鬼也是趣聞之一。已在台灣竹南經營35年的雙瑞興洗染廠,負責成衣後染後洗的加工。董事王美蕙說,1999年我們紡織業的上游廠商到柬埔寨投資設廠,我們下游廠商也跟著來形成生產供應鏈。

說到一開始,由於常常有女工一個接著一個昏倒,甚至在別的工廠傳出鬧鬼。現任柬埔寨台灣商會會長的王美蕙認為,海外設廠最重要的就是「三本」原則,本錢、本人、本事,尤其是本人,她親自坐鎮柬埔寨工廠,發現根本不是工廠鬧鬼,而是女工營養不良,常常午餐只有一碗飯配一條小魚乾,難怪工作到一半就昏倒。她說,「我將部份加班錢用在午餐上,讓每人每天至少吃到一塊肉,把四、五百位女工養得白白胖胖,因此我的工廠從來沒有鬧鬼傳聞。」

經濟起飛,展現企圖心

柬埔寨的基本工資逐年上升,甚至比越南部份地區還高。柬埔寨的基本工資逐年上升,甚至比越南部份地區還高。

1990年代柬埔寨開始經濟改革,實施自由寬鬆的外匯政策。柬埔寨也成為台灣各家銀行的兵家必爭之地。在金邊市區,合作金庫、匯豐銀行等台灣銀行的招牌,熟悉地映入眼簾。1998年就到金邊開設分行的第一銀行,拜放款利率高達13%之賜,獲利豐厚。消息傳回台灣,讓其他銀行躍躍欲試,紛紛到金邊設立分行。

玉山銀行柬埔寨分行的經理梁原溢指出,柬埔寨經濟正在起飛,有資金的需求,因此銀行業務成長很快,目前柬埔寨信用卡持有者約有八萬多張,玉山銀行發卡數達一萬四千多張,高居第一名。

「愈是缺乏的地方,愈是有機會」梁原溢提到,柬埔寨相關的法令與機制,不若香港或日本健全,給予外派員工發揮興業與創業的精神,妥善進行風險管理,建立機制,所創造的業績與績效便是在柬埔寨工作最大的成就感。

但廿多年來,首都金邊出現了十分大的變化。工人基本工資從1998年的每月30美元,漲到170美元,算入每天2小時加班,員工每月可以領到270美元。工人工資上漲,甚至比越南部份地區還要高,加上各種名目的稅,以及各種從勞工安全到反恐怖主義的安全檢查,工廠成本增加,但接單單價卻愈來愈低,根據柬埔寨成衣廠商協會統計,成衣廠數目正在逐年減少當中。

薛長興工業總經理薛敏誠兢兢業業,力保全球第一。薛長興工業總經理薛敏誠兢兢業業,力保全球第一。

影響最大還是五年前開始的罷工潮,許多在野黨組成各式工會,煽動罷工,「平時對員工那麼好,罷工時翻臉不認人,讓我心寒。」林志龍指出,洪森此次當選,也壓住了工會的勢力,相對帶來穩定的政經情勢,但罷工在其他工廠仍時有所聞,這也是在柬埔寨投資會有的風險。

然而在海外努力這麼多年,林志龍與台灣的連繫並沒有因此減弱。曾連任2屆台商會長,同時也是現任僑務委員的林志龍感性地說:「每次到越南胡志明市參加雙十國慶,到馬來西亞出差看到中華民國國旗飄揚,心中都感動到想掉眼淚,出門在外,美不美故鄉土,親不親故鄉人。」

在世界移動,分散風險

而薛長興工業南進柬埔寨設廠,則是因為大陸深圳的怠工潮。

總經理薛敏誠說起2008年急於到柬埔寨設廠,是因為深圳全區爆發嚴重的怠工潮。內部評估單靠一家工廠無法解決問題,近二千人的工廠可能關廠,訂單又在成長,產量與進度將受到嚴重影響。因此決定到柬埔寨與越南的邊境設廠,由於工廠靠近胡志明市,原物料與成品都可就近進口、出口。

在一片漫煙黃土中,薛長興工業2008年花了四個多月即蓋好工廠開工,從三百多位員工開始,至今已是十多個廠房、四千多位員工的工廠。

然而,2013年柬埔寨興起許多反對黨,透過不同工會鼓吹罷工,設路障不讓員工上班,甚至毀損工廠大門。罷工潮就像傳染病一樣,擴散蔓延,雖然薛長興是最後一個受到波及的工廠,但罷工封路造成員工無法上班,柬一廠也不得不停工10天,導致出貨延遲,歐美的客戶雖然能諒解,但擔心像2008年大陸深圳工廠那樣一發不可收拾的罷工潮,為了分散風險,便在臨近金邊機場附近,興建了「柬二廠」。

薛長興工業靠著優秀的台灣子弟兵,掌控海外生產基地,是維持全球代工產量第一的秘訣。薛長興工業靠著優秀的台灣子弟兵,掌控海外生產基地,是維持全球代工產量第一的秘訣。

海外設廠,子弟兵放心

薛長興工業生產水類運動服飾,從水上的沖浪、泛舟、帆船、站立式划漿,以及至水下的游泳、潛水等項目,應有盡有,全球市佔率高達六至七成。董事長薛丕拱1965年成立長興工業,自製雨衣雨鞋,1968年改名為薛長興工業。今(2018)年正好成立50週年,為了低廉的勞動力與設廠成本,海外設廠也有30年歷史,已建立一套制度化的管理制度。

我們造訪位於金邊的「柬二廠」,3個廠區分別生產浮力背心、潛水衣,以及少量多樣客製化的運動成衣與材料,總產量每月達廿多萬件。

如何「一次勞資對立都沒有發生?」柬二廠副理陳志昌說,除了定期與工會代表開會,聽取工會心聲,還有就是用福利與待遇抓住員工的向心力,例如經常舉辦球類比賽,新年聚餐抽獎,懷孕的同事都有貼心的休息室與提早休息等優惠。

薛長興工業研發特殊的油墨,數位印刷在潛水衣上,影像逼真,獲得德國「戶外機能性產品趨勢大獎」中的材料創新獎。薛長興工業研發特殊的油墨,數位印刷在潛水衣上,影像逼真,獲得德國「戶外機能性產品趨勢大獎」中的材料創新獎。

薛長興特別要求台籍幹部「在地化」,一定要學高棉語,而且定期考核,列入考績。由於高棉語有7階,各省的方言與用語又各有不同,對台籍幹部來說並不容易學。但台籍幹部會說當地話,除了可以避免透過翻譯可能會產生的誤會,也更容易取得柬籍員工的尊重與信任。

尤其是總經理薛敏誠每一個半月到柬埔寨廠視察時,都會先考台灣幹部高棉話。也是基層出身的他強調:「不能鬆懈!」

說起2008年另闢柬埔寨海外廠,對薛長興工業是一個學習教訓的一年。當時在大陸深圳廠鬧罷工的員工,不乏有陸籍幹部帶頭。罷工事件平靜後,有些人跑去對手工廠上班,甚至有一位員工從倉庫偷拍原料的照片,賣了5至10萬元人民幣。

「我們的化學品供應商私下反映,有大陸工廠想向他們買相同的原料。」由於與供貨商長期建立的信任與忠誠,因此獲知此消息。但有了此教訓,薛敏誠說,從此決定大陸廠不生產核心技術的產品。

薛長興工業因此將技術與材料研發的重心都留在台灣,總部設在宜蘭。「雖然台灣人事成本高,但因為只放心自己的子弟兵,台灣廠目前有一千多位員工,透過研發,拉大與對手的距離。結果最大的競爭者變成自己,因為自己跑得快,讓別人追上很困難。」薛敏誠說。

為了不受制於材料商,2012年開始便自行開發潛水衣的材料,舉凡原物料的材質、功能、織布染整的工法,每年都申請到十多個專利,保溫性的材料最薄可以到0.5公釐,最厚可以超過1公分,還可以做出全世界最輕的沖浪衣。

原來這就是薛長興決勝全球的關鍵,立足台灣,重視研發,拉大與對手的距離,並且透過海外設廠,利用出口歐盟、東南亞國協的關稅優惠,借力使力,因地制宜,決勝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