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驚悚電影‧世界發光 特效化妝師儲榢逸

特效化妝師儲榢逸(林格立攝)

特效化妝師儲榢逸(林格立攝)

「路就是這樣,走著走著一定會找到路的。」採訪這天,儲榢逸輕聲細語為迷路的工作人員指路,也偶然說出他的生涯寫照。

年輕,是他的優勢,當眾人還在觀望年輕人的表現,他已繳出了電影《紅衣小女孩》、《美人魚》和電視劇《麻醉風暴2》三張特效化妝指導的成績單,不但紅遍國際,也踏上金鐘獎、好萊塢和馬德里國際電影節的紅地毯,走出一條台灣特效化妝的不思議之路。

 

特效化妝是什麼?「只要你看到的不是普通妝,都是。」儲榢逸入行10年來,常和人說明自己所從事的工作,不只是撲白粉扮鬼妝爾爾,特化師是實現導演天馬行空想像的關鍵人物之一,而且總是藏身幕後,直到電影上映的那一刻,令人驚呼的特化畫面將為電影帶來最大的話題爆點。

 

儲榢逸的特化代表作之一《美人魚》(儲榢逸提供)
儲榢逸的特化代表作之一《美人魚》(儲榢逸提供)

名揚國際的《紅衣小女孩》

若要描述台灣驚悚電影的流變,2015年由程偉豪導演的《紅衣小女孩》會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電影的故事結構和造型設計,都將本土驚悚片提昇到更高的水平,不僅國內賣座,更受到國際的矚目。其後接連推出國內票房破億的第二部續集和去(2018)年的《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是台灣唯一有「三部曲」的恐怖片,而這恐怖駭人的「紅衣小女孩」造型就是出自他的手。

紅衣小女孩取材自民間的V8靈異影片,儲榢逸為了呈現民眾記憶中的女孩,考究民間傳說、到影片現場勘查,融合當地百年榕樹糾纏變形的型態,塑造了「都會版」、「叢林版」兩款造型。

一派沉穩靦腆的他,這時興奮地和我們介紹他最滿意的作品,「劇照裡面有拍到,她整隻手上面有很漂亮的榕樹紋路。」

「我們特效化妝有一個好處,大家都以為只是化妝而已,其實加上特化可以讓電影一夕之間從凡人變巨星。」儲榢逸說明特化的神奇點綴,以紅衣小女孩為例,原本是傾向描述台灣文化的電影,經導演修改後,把特效化妝融會貫通在所有角色上面,電影就變得更具驚悚特色。

自學入行的契機

回溯入行的機緣,現年27歲的儲榢逸,16歲那年,為了讓高中同學能從創意園遊會上脫穎而出,他四處找尋道具,幫大家化上與眾不同的活屍妝。這看似高中生涯一段小插曲的校慶活動,卻成了儲榢逸的人生轉捩點。

 

儲榢逸的特化代表作之一《紅衣小女孩》。(瀚草影視提供)
儲榢逸的特化代表作之一《紅衣小女孩》。(瀚草影視提供)

考試成績是高二學生每日必要面對之惡,「還好我大考小考都一樣,零分。」儲榢逸風趣地自我調侃,眉宇間卻不經意地微微皺起,「我以前真的找不到讀書的熱情跟夢想,看不到未來,但是,我還是要找一個自己的方向和出路。」

校慶之後,他持續到採買道具的西門町花莉特效化妝店,日以繼夜地研究原文書、透過YouTube和向國際知名特化師請益自學;再和特化店長到各大專院校辦講座,鼓勵影視創作、美妝科系的學生多發想特化相關的題材。

偶然機緣下,他加入導演錢人豪《Z-108棄城》電影特化團隊,儲榢逸回想起來,第一次拍電影,就要一口氣為217人化上喪屍妝,「一場戲的化妝量聽說是一整季的《陰屍路》的量。」片場完全比照好萊塢分站化妝的模式,化妝師於各站定點不動,由演員繞點化妝,「多虧那部片讓我們練就了一身快速的功夫。」

跨國合作,金鐘肯定

有人說:「攻頂,不是爬山唯一的目標。」儲榢逸攻頂之後,是緊接著攻掠下一座高峰。陸續擔任周星馳電影《美人魚》、公視電視劇《麻醉風暴2》的特化指導,更在2018年以後者拿下第53屆金鐘獎美術設計,再創新的高峰。

《麻醉風暴2》定位為專業醫療劇,以每一集1場手術戲,和多達5場的爆炸畫面的節奏作為劇本設定。

持續和好萊塢特化師作交流的儲榢逸分析,相較於歐美特化著重在大方向的戲劇效果,台灣則更重視細節和拍攝的質感。力求寫實,他用自己的身軀翻模製作擬真的假人體,內部加裝開腹手術時製造湧血效果的幫浦,假人體既能切、割、挖、剖,還可以重複使用。

「完全不能天馬行空,不管是開刀場次、化什麼傷妝,全部都要按照醫院的規則來走。」儲榢逸和演員們都接受了近四個月的專業醫療訓練,了解縫線、鉤針、止血夾怎麼使用,還有手術室裡所有流程,從洗手到戴手套口罩、遞手術刀……程序複雜到令儲榢逸印象深刻。

 

儲榢逸的特化代表作之一《麻醉風暴2》。(瀚草影視提供)
儲榢逸的特化代表作之一《麻醉風暴2》。(瀚草影視提供)

《麻醉風暴2》帶給他另一個難忘的經驗是到戰地拍攝。參與到首部赴約旦取景的台劇,需要克服的困難更多,必須更有效利用資源,包含材料與劇組人員的時間。「像第一場爆炸戲,蕭政勳(黃健瑋飾演)的妝認真化要一兩個鐘頭,但是我們6分鐘就完成了,這是我有史以來最快最快的速度。」

無論是《美人魚》和《麻醉風暴2》,都需要與多國人員溝通,在極度高壓的拍片環境中,所幸儲榢逸的態度溫厚、配合度高,沒有遇到太多的溝通問題,也在工作中學習到不同專業的技術。

為醫學教育盡一份心

戲劇以外,儲榢逸將特化發揮在醫學教育領域。

我們跟著儲榢逸到國立台北護理健康大學(簡稱「北護大」),參加他在「標準化病人」(standardized patient)課程的講座。

邀請他演講的陳皓羽老師,是臺北醫學大學標準化病人訓練師。她提到2015年八仙塵爆事故發生當下,許多第一線醫護人員面對大量的爆炸傷患是不知所措的,因此,醫學界更加重視「標準化病人」的訓練。

透過標準化病人(又稱「模擬病人」)忠實表現病患的傷勢和反應,準醫生提前做好心理建設,以備實務時能做出準確的判斷。

而儲榢逸閱讀過的身體構造書籍,在這時派上用場,「傷口邊緣會因為細菌感染發炎而凸起,且呈現不規則狀……」他一邊說明一邊在學員身上化傷妝,連不常見的燒傷、斷指之類的嚴重傷勢,都能如實地創作。

「有些人不知道實際現場會有多可怕,我們先呈現出來,讓他之後遇到時能冷靜急救、包紮,或防範突發狀況。」儲榢逸說,特化與醫院合作,是為特效化妝界開闢另外一條道路,也希望自己能為台灣醫學教育界貢獻一份心力。

 

北護大學生在「標準化病人」課程中學習化傷妝,也學習如何克服面對重大創傷的心理壓力。(金宏澔攝)
北護大學生在「標準化病人」課程中學習化傷妝,也學習如何克服面對重大創傷的心理壓力。(金宏澔攝)

轉型幕前,展開新旅程

關於特化培訓,儲榢逸說,只要學生有熱誠和態度,他願意毫無保留的傳授,也讓學生參與影劇實作。

而他自己則是逐步實現最初定下的導演夢想,以及轉型作歌手和演員,走向幕前。

特化使他長時間處在相當負面的情緒狀態中,「可是在演戲的狀態裡,又好像慢慢找到了自己,有一種情緒被釋放開來的感覺。」儲榢逸透過演戲和唱歌來調節自己的氣場,「期待有一天可以創造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角色,之後,我們再打敗他。」而多元的身分也使他的特化有了不同的層次。

身為基督徒的儲榢逸用「曠野之地」來形容特化師這份工作,看似物質缺乏的荒野,但在一無所有中卻蘊含著特別的祝福。

正如金鐘得獎感言「忘記背後,努力向前。」儲榢逸將和特化師們持續不懈地把台灣的特效化妝從在地推向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