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到屬於自己的舞台 新創團隊的星國試煉

新加坡醫療資料庫Vault Dragon隱身於黃藍交錯的大樓裡。(林格立攝)

新加坡醫療資料庫Vault Dragon隱身於黃藍交錯的大樓裡。(林格立攝)

 

近年來,Google、Facebook等紛紛選擇到新加坡成立據點,甚至作為亞洲的營運總部,儼然成為新創公司在亞洲的世界舞台。

 

歷經3次創業終於成功,曾淨澤身上有著台灣人敢冒險、不怕難的創業家精神。歷經3次創業終於成功,曾淨澤身上有著台灣人敢冒險、不怕難的創業家精神。

位於新加坡大巴窯地鐵站附近,一棟不起眼的廠辦裡,有間市值台幣3億的新加坡醫療資料庫公司「Vault Dragon」。創辦人是台灣出生、11歲就到新加坡求學的曾淨澤。

從谷底爬起,越挫越勇

皮膚黝黑、笑容靦腆,穿著印有公司Logo的紅T恤和牛仔褲,很難想像今年才32歲的曾淨澤,Vault Dragon卻已是他第3次創業。前兩次創業分別在曾淨澤大一和大三,一找到好點子就與友人籌資創業,雖然最後都宣告失敗,但前兩次的經驗,讓曾淨澤相信要做「人無我有、人有我轉」的項目。

2013年他與一位印度裔的朋友嗅到物流倉儲的商機,學商的曾淨澤負責業務,朋友負責產品設計,兩人合夥創立Vault Dragon。公司主打迷你倉儲,提供箱子讓客戶將物品打包,然後到府收送至倉庫儲存的服務。新創對沒有資本的年輕人來說,最大的魅力就是只要有好點子就有機會。即使還處於剛萌芽、沒有具體產品的新創起始階段,Vault Dragon第一輪就融資約新台幣3千萬。

Vault Dragon延攬來自各國的優秀人才,一起打拚,期望提供更符合民眾需求的數位醫療服務。(Vault Dragon提供)Vault Dragon延攬來自各國的優秀人才,一起打拚,期望提供更符合民眾需求的數位醫療服務。(Vault Dragon提供)

高額資金就有相應的成長壓力。為了拓展業務,曾淨澤在公司營運第一年就隻身到香港開拓市場,但沒想到才兩周就被其他新創團隊抄襲,對方還以價格戰削價競爭。

歷經半年廝殺,鎩羽而歸的曾淨澤,又面臨合夥人掏空公司的困境。兩人歷經一陣子的攻防,最後曾淨澤順利留下公司。但合夥人鎖住倉儲系統的程式碼,公司有半年沒有產品可賣,客戶流失,員工相繼辭職,12人的團隊最後只剩下曾淨澤與一名實習生。「那陣子每天都想著要怎麼繼續走,腦子持續運轉停不下來,甚至要靠喝酒讓自己趕快放鬆睡著,好迎接隔天的戰鬥。」曾淨澤娓娓道出當時的心路歷程。

寫進新國大教材的創業經驗

曾淨澤表示,新創公司會失敗不外乎三個原因:資金用盡、產品找不到市場、與合夥人鬧翻。雖然當時他已遇上其中兩項,許多人也都勸曾淨澤放棄,他坦言跟投資人報告公司營運時,都感受到不被期望。「可是當時已有一些客戶,有矽谷和新加坡的創投及新加坡總理辦公室的資金。」他不能辜負這些人的信任。

企業資源規劃系統

香港失利讓曾淨澤學到不能以資金作為產品門檻,比誰資金雄厚、撐得久,結果不是兩敗俱傷就是資本小被資本大的併購。所以要用特殊技術或產業知識來墊高門檻,而且要找一個不和市場景氣連動的產業,才能長遠經營。曾淨澤盤點公司現有資源與know how,力求轉型,希望為營運找到突破口。他以迷你倉儲的概念發想,搭上數位化的時代需求,提供客戶倉儲、掃描、建檔、應用的服務,並以需要長期保留資料的會計師、律師、醫師作為業務開發對象。

沒有背景、沒有資源,默默無名的曾淨澤,逐一拜訪醫療院所、會計師和律師事務所,不斷被拒;半年後,終於有兩位醫生願意嘗試。就這樣一步步,經過了近兩年的轉型與摸索,Vault Dragon逐漸在數位醫療站穩腳步。從倉儲和掃描紙本病歷、建立電子醫療紀錄,到進一步建置企業資源規劃系統(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 ERP),提供醫療院所更有效的醫療資料管理與分析。

如今許多新加坡的醫療集團都是Vault Dragon的客戶,事業更拓展至中國上海;公司營業額從2013年的台幣80萬,至2018年成長到3,000萬。曾淨澤的創業歷程還成為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的教材,時常應邀分享他的創業故事。

新創公司萬里雲持續在台灣、香港、新加坡舉辦科技論壇、研討會,積極拓展國際市場。(萬里雲提供)新創公司萬里雲持續在台灣、香港、新加坡舉辦科技論壇、研討會,積極拓展國際市場。(萬里雲提供)

為台灣人才打造舞台

多次受邀回台與新創團隊互動的曾淨澤,他觀察,「台灣團隊的戰鬥力不夠!」如果僅將市場鎖定在台灣,也就缺乏國際創投的機會。或許是台灣人代工做太久,對自己的品牌與技術顯得沒有信心;但程式語言的代碼全球通用,科技是無國界的,且台灣在資訊工程方面的技術能力,全球有目共睹,台灣新創是有條件走出去的。

曾淨澤進一步指出,東協十國、台灣、香港同屬一個創投生態系,新加坡因為英語普及、租稅優惠、法律健全等條件,許多國際創投公司都選擇以此作為亞洲的據點,使得新加坡的新創公司能見度比其他國家高。台灣新創若能在新加坡設置營運據點,或多參加新加坡創投活動,勇敢跨出舒適圈,才有更多機會被看見。

萬里雲創辦人劉永信認為,在大數據時代最重要的是信任;客戶能放心提供數據,才有後續人工智慧運用的可能。萬里雲創辦人劉永信認為,在大數據時代最重要的是信任;客戶能放心提供數據,才有後續人工智慧運用的可能。

而另一家新創公司「CloudMile萬里雲」就是積極從台灣走出去的例子。

2017年成立的萬里雲,主要提供雲端管理應用服務,並透過AI人工智慧技術及大數據分析,協助企業進行商業預測與產業升級。例如萬里雲與「和明紡織」合作,將生產過的布料樣式進行數位建檔,並利用機器學習技術,建置布料樣式的辨識系統,幫助設計師能快速從資料庫中搜尋特定樣式。讓以往從設計發想到提供樣布動輒1.5個月的時間,縮減至3天,大幅簡化作業時間。

萬里雲執行長暨創辦人劉永信曾任外商公司技術團隊管理職,當時外商盛傳的工程師薪資結構1、3、7、10,分別指的是印度、台灣、歐美二線和一線,令他印象深刻。在外商眼中聘請1位台灣工程師,能聘請3名印度工程師。但劉永信認為台灣人才是不會輸人的,他希望創造一個市場,讓台灣人才走出去,而不是成為待價而沽的商品,被廉價的人力取代。

去年萬里雲在香港的營運團隊已建置完成,且在一季的時間就增加十幾個客戶,並開始進行新加坡據點的準備。

蹲點新加坡,蓄勢待發

進入新加坡國立大學就讀EMBA,是劉永信蹲點新加坡的第一步,他說要了解這個國家最厲害的人才,並累積人脈與資源。新加坡政府鼓勵新創公司到國外拓點,只要營運總部設置在新加坡的公司,每增設一個海外據點就提供10萬新幣(約新台幣230萬)的資助。劉永信分析,這就是建置一個團隊初期需要的金額,也讓他感受到新加坡政府鼓勵新創的氛圍。他坦言,未來將一步步將營運總部移至新加坡,而把台灣當成研發中心,將人才送往國際舞台。劉永信說新加坡是高競爭的市場,一定要在最困難的地方練兵,這樣進到其他國家才有本事存活。

演算法建置應用程式介面

雖然萬里雲在新加坡的營運才剛起步,但已與一間新加坡跨境物流公司合作。貨品進口時原本只能以人工進行國際商品統一分類代碼(HS code)的分類;萬里雲則透過每項貨物進口報關單裡的商品描述,以演算法建置應用程式介面(API),運用科技技術辨識貨物的國際分類代碼,大幅提升企業效率。

新創市場的遊戲規則

Vault Dragon今年計劃將腳步拓展到泰國、汶萊,營業額目標從3千萬台幣預估成長到6千萬台幣,曾淨澤笑說:「兩倍對投資人來講還是太慢,因為新創是玩大的“go big or go home”。」對創投公司而言,一次投資十家新創,7家會失敗、2間不賺不賠,只有1間能成長至少百倍,所以大家都想找到具有爆發力能讓公司成長千倍,甚至百萬倍的獨角獸。

關於創業,曾淨澤建議,如果想創業,現在就去做!通常創業有七成第一年就會失敗,99%撐不過五年,所以創業失敗是常態,既然如此,何不把眼光放遠、把市場和項目做大,盡量去嘗試。創投公司在投資時會觀察創辦人的創業經驗,能不斷從失敗中站起來的人,也容易獲得青睞。

萬里雲目前已獲得創投A輪1億4,000萬台幣的資金,代表公司產品日益成熟,已有了完整的商業模式。劉永信表示,若鎖定台灣市場,減少海外支出,其實萬里雲很快就能在台灣上櫃,但他卻選擇上世界的戰場,他說:「創業不就是做自己沒做過的事嗎?」

勇敢跨出舒適圈,萬里雲將台灣人才送往世界舞台。勇敢跨出舒適圈,萬里雲將台灣人才送往世界舞台。

新創洞察問題、具備解決問題的能力,只要找到自己的競爭優勢,放膽去做,不論在台灣或新加坡,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