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權的旗正飄揚 同運先驅:祁家威

同運先驅:祁家威 (林旻萱攝)

同運先驅:祁家威 (林旻萱攝)
 

2019年5月台灣寫下歷史,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世界各國與全球媒體紛紛讚揚台灣為捍衛人權、自由民主的先鋒。

立法院通過同性可以結婚的法令,緣於司法院大法官作出民法親屬篇疏於保障同性戀者權利的解釋,而釋憲案的聲請人之一,也是第九屆總統文化獎、社會改革獎的得主──祁家威。

 

滿頭白髮的祁家威,接受專訪時繫著彩虹領帶,戴著彩虹護手腕與彩虹手錶,襯衫領子兩端還別上V字形的彩虹徽章,「我支持同志權益」的訊息不言自明。

挑戰體制,大力奔走

祁家威一開口即語出驚人:「台灣不只是亞洲第一個通過婚姻平權的國家,台灣還曾是全世界第一個在國會討論婚姻平權的國家。」

「我當時只是沒有去申請金氏世界紀錄而已。」祁家威解釋,早在1986年,他到台北地方法院公證處請求與一名男性公證結婚,遭到拒絕後,改向立法院提出人民請願案。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請司法院副秘書長呂有文說明,並以正式公文回應拒絕,卻也開啟了台灣在國會殿堂討論婚姻平權的序幕。

由於當時台灣仍處於戒嚴時期,社會風氣保守,司法院回文:「同性戀者為少數之變態,婚姻與純為滿足情慾者有別……有背於社會善良風俗。」拒絕了祁家威的請願。他為此請願案遭到警備總部約談,入監162天,與因言論自由案件入獄的陳水扁、鄭南榕、黃天福等人同列政治犯關在台北看守所。

1992年後的三年間,祁家威除了蒙藏委員會以外,從新聞局到財政部,走遍各行政機關,以陳情、請願、訴願、行政訴訟的方式,讓公部門正視同志的權益。他受張老師、生命線之邀演講,擔任同志諮詢熱線的志工,接過無數個同性戀者、同性戀父母親打來諮商的電話,甚至有遠從香港打來的諮商。

防治愛滋,特異獨行

時間回到1986年3月,祁家威在麥當勞召開記者會,公開出櫃,並且宣示推廣防治愛滋和爭取同性婚姻,吸引美聯社、法新社、路透社等外國媒體採訪報導,這場升級為國際級的記者會,成為台灣同志運動的第一關鍵。

祁家威透露,他早在讀建國中學時,就告訴師生他是同志,但會遲至28歲才公開出櫃,是因為他高中時輪流「夜宿」各死黨同學家,同學的爸媽都待他如親人,為了避免長輩「誤會」,等待大多數的同學都結婚生子才開記者會,這些同學現在已是醫院院長、大學校長與中研院研究員。

現已不是絕症的愛滋病,在1980年代不僅是新型傳染病、甚至無藥可醫。而同志更被汙名化,與愛滋病劃上等號。

祁家威志願擔任同性戀者社群與衛生署防治小組的橋梁,防治宣導愛滋病。在當時同志議題仍屬禁忌,他卻不在意異樣眼光、批評的聲浪,扮成花仙子、木乃伊,身材高瘦的他,甚至只穿著小內褲,全身掛滿保險套,宣導安全性行為,在夜市募款,讓許多路人避之唯恐不及。

「宣導要靠媒體,老生常談不可能天天上報,我採用的是街頭行為藝術,靠包裝上報。」祁家威的特立獨行還有大眾傳播的理論基礎。

他與南昌檢驗院合作辦理HIV匿名篩檢,協助性工作者免費驗血、送保險套,免去感染愛滋病的威脅,甚至因此負債累累。
 

2003年起每年舉行的同志遊行與各式風起雲湧的運動,讓散落在台灣各個角落的同志個體獲得支持與安慰。(林旻萱攝)

2003年起每年舉行的同志遊行與各式風起雲湧的運動,讓散落在台灣各個角落的同志個體獲得支持與安慰。(林旻萱攝)
 

提出釋憲,促成同婚合法化

1992年起,祁家威再度向行政院提案要求同性婚姻合法化,從內政部到法務部,孤軍奮戰,1998年轉向司法訴訟,一路敗訴之後,2000年第一次向司法院聲請釋憲。祁家威援引世界發展的歷史說:「1999年美國疾病管制局將同性戀去病化,2000年荷蘭是全世界第一個通過同婚合法化的國家,1998年如果法院認定同性可以結婚,台灣就會是全世界第一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而不是荷蘭。」

然而祁家威的字典裡,沒有「失敗」、「挫折感」這兩個詞。從1986年至2019年,包括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立委蕭美琴、律師尤美女等同運團體或民意代表,一共向政府提出了26次爭取婚姻平權的法案,其中有13個回合是祁家威提出的,他屢敗屢戰,無畏挫折。

2015年8月20日七夕情人節當日,祁家威因又申請結婚登記遭拒,再次具狀向司法院提出釋憲聲請書。他笑著補充說,1986年的登記被拒,因此他不算重婚。

2017年2月20日,司法院宣布受理該項聲請,同年5月24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作出釋字748號解釋,宣告民法親屬篇疏於保障同性戀者的權利,有違憲法第22條保障人民婚姻自由與第7條保障人民平等權之意旨。

2018年11月24日全民公投結果,讓支持同婚的團體一度受挫,因為高達72%的選民,支持民法婚姻應限定一男一女的結合;61%的選民支持以專法保障同性伴侶,而不是修改民法。但為了落實釋憲案,2019年5月17日立法院在抗議與喧鬧聲中通過《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其中關鍵的第四條,明定「同志伴侶可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當法案通過時,在立法院現場,支持同婚的群眾爆出如雷掌聲,不少伴侶相擁而泣。

5月24日法令生效當天,「同婚教父」祁家威在戶政事務所為多對同性伴侶證婚,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距離他第一次衝撞體制,辦理結婚登記已經33年。

爭取平權,國際發光

2018年12月世界人權公約簽署70週年,歐盟和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推出人權鬥士故事影片計畫,祁家威以推動性別人權有功名列全球17位人權鬥士之列。祁家威解讀:「聯合國把來自台灣的他列在網頁的第一位,就是要給中共難看。」

祁家威把2017年獲得第九屆總統文化獎──社會改革獎的100萬元獎金,捐給沒有經費去法國巴黎參加同志運動會的運動選手。台灣同志運動發展協會理事長楊智群說,這場來自92個國家與地區的運動會,台灣遭到中國大陸施壓不准拿國旗進場,卻得到主辦單位的聲援。最後不只台灣可以拿國旗,連法國、美國與菲律賓的選手,都同聲相應拿著台灣的小國旗進場。台灣選手拿到十金、五銀、三銅,還得到法國外交部長召見。

台灣同志運動發展協會已爭取到2021年亞洲同志運動會在台北,未來爭取2026年世界同志運動會的主辦權。楊智群說,法國透過舉辦行之有年的同志運動會,降低社會反同聲浪,台灣也能作為亞洲同志運動的先鋒。

身為同志運動會榮譽團長的祁家威,總是獨自一人站在高處搖著彩虹旗,站在同志運動的最前端。從1986年倡議婚姻平權只有他一人,許多團體共同奮鬥,台灣已成為更包容友善、更容忍差異的社會。

祁家威說,真正能做事的人,不怕時間的淬鍊與考驗。始終單打獨鬥的他還要繼續爭取跨國同性結婚的權利、同性伴侶領養子女的權利……,「平權運動還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