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真寺即是家 異地生活的心靈歸屬

伊斯蘭對穆斯林而言,不僅是宗教信仰,更是一種虔信的生活哲學與態度。(林旻萱攝)

伊斯蘭對穆斯林而言,不僅是宗教信仰,更是一種虔信的生活哲學與態度。(林旻萱攝)
 

「……真善是信安拉,信末日,信天使,信天經,信先知,並將所愛的財物贈予及施濟親戚、孤兒、貧民、斷盤纏之遊子、乞丐和贖身之奴隸,並謹守拜功,完納天課,履行約言,忍受窮困、患難、病痛和戰爭。……」

~《古蘭經》第二章177節

「歸信且行善者,至仁主必定使他們相親相愛。」

~《古蘭經》第19章96節

 

週五的近午時分,位於新生南路上的台北清真寺傳來喚拜聲。禮拜大殿裡,來自印尼、約旦、敘利亞、巴基斯坦等各國的穆斯林齊聚一堂行禮叩拜,在阿拉伯語的誦經聲中,瀰漫著和諧平靜的氛圍。

環顧大殿,正上方是白底金線條的挑高圓頂;兩旁的落地窗上有彩色玻璃點綴其中;前方素淨的白牆上,只有一塊綠底金字的圓牌,寫著阿拉伯文的「安拉」,指引信眾往麥加的方向禮拜。看著滿室的異國面孔,若非傳來教長的國語講道,幾乎讓人忘了自己是在台灣。

伊斯蘭精神

「伊斯蘭」一詞源於阿拉伯文,有歸順、和平之意;而同樣源自阿拉伯文的「穆斯林」,為歸順者、實現和平者,意即順服真主安拉、信奉伊斯蘭教的人。以阿拉伯文譜寫的《古蘭經》是穆斯林遵循的聖典,指導了穆斯林從飲食、婚姻、行善,到做生意等各種面向的行為準則。台灣穆斯林輔導協會理事長黃金來表示:「古蘭經是伊斯蘭的精華,只要讀懂了,全世界就在你的腦海裡。」對穆斯林而言,不管遇到什麼問題,只要查考古蘭經,就能找到解方。

遵循古蘭經指示,每日五次禮拜是穆斯林基本的功課。有清晨日出前的晨禮、中午的晌禮、下午晡禮、日落的昏禮,以及夜晚的宵禮,確切禮拜時刻會依當地日出日落而定,所以當穆斯林去到異地,就會向當地清真寺詢問禮拜時間。禮拜時,頭手俯跪,額頭和鼻子貼近地面,謙卑地向安拉讚頌與懺悔。黃金來表示:「穆斯林很老實,做得好與不好都會向安拉說。當做了壞事,面對安拉時會心生忌諱,不敢再犯;把好事告訴安拉,祈求心靈支持,做得更積極。」如此緊密的與生活結合,伊斯蘭對穆斯林而言,不僅是宗教信仰,更是一種虔信的生活哲學與態度。

穆斯林在台灣

日常禮拜只要朝著麥加方向跪拜,不侷限地點,但若時間允許,穆斯林仍會上清真寺禮拜。平日傍晚的台北清真寺就常見到在鄰近大學念書的外國穆斯林,或是在附近工作的移工趁著帶阿公阿嬤散步時,繞到清真寺來禮拜。台北清真寺基金會總幹事王夢龍表示,清真寺是穆斯林的生活聚集地,穆斯林不管到哪裡,一定會去當地清真寺做禮拜。尤其是每週五的聚禮,穆斯林稱為主麻,各方的穆斯林齊聚一堂,不僅來做禮拜、聽教長布道,更能在此與同鄉情感交流、彼此傾訴,「清真寺就像我們第二個家。」台北清真寺基金會董事長王保新說。

1958年創建的台北清真寺,到此禮拜的穆斯林,從最早是隨國民政府遷台,來自新疆、青海、南京、安徽等省分的信徒及後代;而後自泰緬邊境回台的僑胞,成為現在台灣本地穆斯林的主要人口。然而近十年來,越來越多來台工作、求學或是跨國婚姻的東南亞國家民眾,例如印尼有近九成是穆斯林,在馬來西亞有超過一半人口的馬來人也是信奉伊斯蘭教等,為台灣帶來新興的穆斯林面孔。如今,清真寺禮拜的民眾幾乎都是外國人,「有來自阿拉伯、約旦、敘利亞,但最多的還是非洲國家和印尼。」王保新表示。全台歷史最悠久的台北清真寺,見證了台灣穆斯林人口的改變。
 

黃金來與黃麗珊攜手興建大園清真寺,希望給當地穆斯林一個釋放壓力的地方。 (林旻萱攝)

黃金來與黃麗珊攜手興建大園清真寺,希望給當地穆斯林一個釋放壓力的地方。 (林旻萱攝)
 

賣便當蓋清真寺

穆斯林對信仰的虔誠,也反映在結婚對象的選擇。古蘭經規定,穆斯林女生只能嫁給穆斯林,夫妻倆有同樣的宗教信仰才有和諧的家庭,因此有許多台灣男生為了娶印尼的穆斯林太太,會加入伊斯蘭教。但古蘭經裡的生活準則,與台灣普遍的民間信仰大不相同,多數的台灣男生只是象徵性地成為穆斯林,婚後並未真的遵循教義,甚至無法接受妻子不吃豬肉、做禮拜等習慣,因而衍生家庭失和的問題。

黃金來就自述,他與來自印尼的太太黃麗珊結婚初期也沒有遵循教義;是太太的包容與不斷提醒,才讓自己逐漸了解穆斯林的真正意涵。曾有過一段婚姻的他,以前愛喝酒、賭博,性格火爆,「朋友看到我都趕快跑,覺得這人不是來借錢就是來吵架的。」黃金來說。直到他因工作認識黃麗珊,後來相愛結婚。黃金來說,自己是信奉伊斯蘭教後才開始明白什麼是誠信與責任,就連他的父母親也覺得像撿回一個兒子。問黃麗珊難道不擔心黃金來以前很多壞習慣,還會打小孩。「我從小就信仰伊斯蘭教,我們結婚是安拉安排的,有緣分才會在一起,所以不會怕。」黃麗珊微笑地說。

考量新住民求職不易,以及做禮拜的自由,結婚幾年後,黃麗珊興起了開便當店的念頭。桃園大園以工業區為主,當地有許多印尼籍移工,但要找到適合穆斯林的餐點不容易。穆斯林的飲食禁忌其實源自古蘭經重視潔淨的道理,大部分的民眾只知道穆斯林不吃豬肉,但其他的雞、鴨、牛、羊等肉類,也不是隨便就能吃。屠宰前必須是健康的活體,並由穆斯林以符合教義的方式進行處理的肉品才能食用。

黃麗珊製作的家鄉味正好滿足了移工們的需求,兩三年下來,夫妻倆生意越做越好。心疼附近移工因為清真寺路途遙遠,必須耗費四小時,工廠總以耽誤工作為由不准他們參加主麻日。「沒有做禮拜、沒有懺悔,就容易迷失自己,很容易被找去喝酒玩樂,長期下來會產生問題。」黃金來說。於是黃金來與黃麗珊就在便當店二樓設置了禮拜堂。

隨著參加禮拜的人越來越多,為了回應安拉對自己的眷顧,以及當地對信仰的需求,夫妻倆存下賣便當的錢,在旁邊租了塊空地,在雜草叢生中一磚一瓦蓋成了大園清真寺。黃金來表示,移工和新住民在台灣人生地不熟,心裡常會有壓力,希望大園清真寺能給他們一個能向安拉哭訴、釋放壓力的地方。「有的人在禮拜時哭得很心酸,走出來卻會笑了。」因為哭過抒發了,又有了繼續前進的力量。

因信仰而溫暖

大園清真寺不僅是桃園沿海地區穆斯林的信仰中心,當地移工或新住民遇到困難也會來向黃麗珊求助。常有新住民被老公趕出家門、帶著孩子前來借錢,夫妻倆明白借錢只能暫時度日,不能真的解決問題,倒不如資助新住民開設印尼商店,讓她們能自力更生,也能就近照顧孩子。於是黃金來在2015年成立台灣穆斯林輔導協會,以無息、無償還期限的方式提供資金,為需要幫忙的新住民開設印尼商店,並在店內設置禮拜堂,讓她們兼顧生活與信仰。我們驚訝於黃金來的慷慨,他卻謙虛地表示,助人與不收取利息,本來就是古蘭經的教義。

「我們的教義裡有天課,在維持生活所需之外,剩餘收入的2.5%,要捐出來濟貧。」王夢龍說。大部分的人會將天課捐到清真寺,再由寺方統一分配給需要的人。王夢龍舉例,之前有位新住民,小孩才出生不久,老公就因病去世,台北清真寺基金會便資助她兩年的生活費,協助她能把孩子帶到大一點再出去工作。天課像是穆斯林內建的助人基因,讓穆斯林在能力所及盡力助人。當遇到逃逸移工前來求助,黃金來便無償提供他們食宿,還會陪同移工們到移民署自首,並資助申請護照、機票所需費用,這幾年已送走近3,000位移工。「以前經濟不好就算了,現在自己有能力,就希望能幫助他們,讓他們能回到故鄉與家人團聚。」黃金來說。

對穆斯林而言,人生並非追求卓越的成功,謙卑地敬畏真主、謹守本分,若有餘力便盡力讓他人過得更好,其他的就交由安拉主宰。就像穆斯林見面一定會說的問候語「我願你平安」(As-salaamu Alaikum)。」伊斯蘭信仰所傳遞出安定與和平的力量,也許就像黃麗珊與黃金來在主麻的禮拜結束後,為這些異地打拚的遊子們所準備的熱湯飯。不管外頭有多寒冷,處境有多難熬,只要有信仰,心裡就溫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