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山族變平地族的愛玉子 苗栗一號

范振海今年的豐收,讓他成為「苗栗一號」最佳代言人。(林格立攝)

范振海今年的豐收,讓他成為「苗栗一號」最佳代言人。(林格立攝)
 

試問誰最愛台灣?種植愛玉子的農夫、研究隱花果的學者專家有共同的答案:「愛玉小蜂最愛台灣!」由於愛玉小蜂只能在台灣散播花粉與繁衍,帶來台灣獨家的特產──愛玉。

與愛玉小蜂互利共生的野生愛玉子,總是攀緣著樹幹生長,結成果實,高不可攀,採摘危險。苗栗區農業改良場開發出苗栗一號、二號的平地愛玉,產量高,採摘又更為便利;還發現愛玉子胚細胞具有美白功效,進一步研發推廣美白產品,提高愛玉子的應用價值。

 

這一處對外管制、看似不起眼的苗圃,溫煦的陽光穿透溫室,自動灑水系統正澆灑著綠色小苗,這裡是苗栗區農業改良場(簡稱苗改場)以廿年光陰,自全省山林、田野蒐羅而來的115種愛玉子幼苗種原庫。

在苗改場工作卅年的技術人員劉茂榮,一聽到哪裡有特殊的愛玉苗,就趕緊奔去,例如種原圃裡收藏一株採自草嶺石壁、據說有百年歷史的愛玉子苗。劉茂榮說:「這株愛玉子由傳承三代採愛玉的家族帶路才找到,老樹仍結實累累,單單愛玉子的樹藤就有人的手臂般粗。」但是移回平地種植,卻不適應平地氣候,產量不佳。

愛玉子種原庫裡有各式各樣的愛玉子,例如洗出來的愛玉較金黃,還有可以冬天結果的越冬種,品系各異,各有所長,但這些來自五湖四海的愛玉子,論產量、或是可以適應北、中、南的氣候,或果膠的含量,都比不上苗改場所開發的苗栗一號、二號愛玉子。

馴化栽培,「平」易近人

苗改場會一頭栽進愛玉子的培育,卻是「愛玉小蜂」牽的線。由於苗改場的前身為「蠶蜂業改良場」,因為研究蜜蜂家族,也研究同為「授粉昆蟲」一族的愛玉小蜂。但不同的是,蜜蜂露天採蜜,愛玉小蜂卻是鑽進愛玉子果實內,完成交配產卵的神秘任務。為研究小蜂,愛屋及烏,當時的副場長吳登楨開始帶領團隊擴及愛玉子的研究。

林務局過去曾開放一百多個中、高海拔林班地採摘愛玉,基於採摘人口減少、位於國家公園內等因素,目前只剩奮起湖工作站內的林班地開放採摘,使得野生愛玉產量銳減。加上愛玉子大多野生天養,長於深山,攀附於大樹生長,愛玉子氣根爬得愈高,結果愈多,也增加採果人攀高採摘的危險性。

雖然已有農民採集野生愛玉予以馴化栽培,可能對愛玉小蜂認識不足,降低成功授粉機率,加上不易掌控雌雄株的栽培比例,使得果實產量及品質良莠不齊,導致愛玉產量有限,價格居高不下。

苗改場為了降低愛玉攀高採摘的危險性,以及培育產量高的愛玉子,從種原庫中篩選出「優良品系」,進行無性馴化,2012年、2013年培育出苗栗一號、二號,是平地生長速度快、結果量與果膠含量多的愛玉子品種。

不論是有抗蟲基因的苗栗一號,或是早生型的二號,透過設立約十台尺高的水泥柱,供愛玉子的藤蔓攀爬。採果人只要拿著採收檳榔的伸縮刀,甚至不用爬梯也能採果,可以說是達到「平」易近人、採摘便利的目標。

只不過,苗改場提供一號、二號技術移轉,為總價40萬元的套裝方案,包括提供1,000株愛玉子苗,輔導栽培管理技術與協助愛玉小蜂授粉,還不包括水泥柱一支約1,000元的成本,加上愛玉子從育苗到收成最快三年,最慢五年才能達到穩定產量,使得許多農民卻步。

解甲歸田,開墾老家

花蓮玉里范家愛玉園的主人范振海卻是「慧眼識英雄」,2013年他一聽到苗改場開放「苗栗一號」技術轉移,馬上報名簽約,成為第一位技轉的農民,經過五年的努力,成為苗栗一號最佳代言人。

范振海廣發英雄帖,經常接受各方拿著高山野生或平地愛玉來 PK,他說:「從產量與愛玉子的果膠含量來評比,至今很少遇到對手。」

長期派駐大陸十多年的范振海,由於玉里老家有一塊父母留下來、卻已荒廢的農地,2005年他託人開始種植肉桂樹,種植有成,卻遇到銷售的瓶頸。「依中藥法的規定,乾燥加工後的肉桂是中藥材,只能由中藥行販售,新鮮肉桂賣給中盤商又不符成本。」同時也是玉里特用作物三班班長的范振海說,他也想過種苦茶籽樹,但是大陸廣西有滿山滿谷的苦茶籽樹,如何抵抗大陸的低價傾銷?唯有台灣獨家的愛玉子。

退休後的范振海狠心地將原先的肉桂樹砍掉重種愛玉子苗,並且決定有機種植,前二年看著蟲吃著愛玉子樹,心裡非常掙扎想要噴藥,只能不斷用高壓水把蟲噴下來,他也因此養了一群「工作夥伴」放山雞,專吃高壓水噴下來的害蟲,真是瘦了愛玉樹,肥了放山雞。

經過五年復育,克服病蟲害,因應氣候變遷,調整耕作方式與採收時機,尤其是培養了愛玉小蜂與愛玉子樹共生互利的環境,現今有機種植的愛玉子生態盎然,而且有機愛玉果實紮實,果膠含量豐富。

對范振海來說,之前在外商公司壓力大,造成他甲狀腺亢進、過敏,現在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僅拾得健康,最重要的是重新開墾父母留給他的土地,穰穰滿家,連上小學的小外孫女都已表示,長大後要回玉里來繼承愛玉園。「愛玉是台灣的寶,我的夢想,就是把愛玉子,像紐西蘭的奇異果一樣,銷售到全世界。」范振海說。

愛玉小蜂:唯有台灣是家鄉

說到「台灣獨家」,范振海確實是眼光獨到,愛玉子是台灣特有種,原因就在愛玉小蜂。

苗改場副研究員林孟均指出:「愛玉樹的繁殖,唯獨靠體長只有 0.3公分、不會叮人的愛玉小蜂傳遞花粉。由於愛玉子雌雄異株,也就是雌樹只產雌果,雄樹只產雄果,從外表上很難分辨。當愛玉子結成小果時,果實尾端會自行打開一個0.3公分大的小裂縫,散發出獨特香味,吸引愛玉小蜂鑽進果實內。」

「從雄果飛出來的愛玉雌蜂,在鑽出果實的過程中,全身會沾滿雄果花粉,如果飛入雌果中,會接觸到雌花,完成授粉,當果實成熟後,即可長成可以洗出愛玉的愛玉子;但如果飛入雄果,也能在雄果內產卵,達成為小蜂家族傳宗接代的任務。」愛玉樹與愛玉小蜂互利共生,展現大自然神奇與奧妙的一面。

早在20年前,即有台灣農民想到中國大陸與東南亞種植愛玉子樹,甚至帶著台灣愛玉小蜂前往,可是小蜂們水土不服,無法達到授粉、結果的任務,病死異鄉。

林孟均解釋,目前全世界還沒有發展出可以用人工繁殖培育愛玉小蜂的技術;由於小蜂壽命短,不容易夾帶,縱使真的走私愛玉小蜂帶至大陸,由於數量不夠,近親交配的結果,會形成弱勢族群,不易繁殖。中國大陸其實有愛玉子的近親,名為「薜荔」,只是果膠量遠遠不如愛玉,也有專家試圖以薜荔小蜂取代愛玉小蜂,但由於在演化上薜荔小蜂與愛玉小蜂已形成不同族群,薜荔小蜂只會鑽進薜荔的果實裡,不會對愛玉子有興趣,培育愛玉子還是功敗垂成。

近年來,大陸不斷成功地仿製台灣農產品,諸如鳳梨釋迦、香蕉、玉荷包荔枝,只有愛玉子仿製不了,這是老天爺送給台灣的禮物。

為強化愛玉產業,苗改場鎖定特定品種進行萃取與調製,發現愛玉子的胚細胞精華具有抑制黑色素形成、促進膠原蛋白生成的功效,經與中國醫藥大學合作,進行細胞與動物實驗,驗證其可以幫助肌膚淨白與修復,開發為美白產品也沒有技術上的問題。

苗改場研究員盧美君指出,通常一顆愛玉子可以搓出約200ml的愛玉凍,但經過生物科技的萃取,可以作成500片面膜或400瓶精華液,CP值很高,目前苗改場正在尋找技術移轉的廠商,若能開發成商品,除了可以促進農民種植愛玉的誘因,最重要的是,這將是台灣獨家的美容產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