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尋找台灣的味道 把森林帶回家──檜山坊

台灣的山林間曾經遍佈著巨大的檜木林,每一株見證了百萬年,甚至千萬年前從冰河時期歷經的生物演變史。(林格立攝)

台灣的山林間曾經遍佈著巨大的檜木林,每一株見證了百萬年,甚至千萬年前從冰河時期歷經的生物演變史。(林格立攝)
 

僅做了一支檜木精油產品,就飛到國外去參展,很少人像檜山坊的李清勇與黃素秋那樣瘋狂。

 

檜山坊的創辦人夫妻檔,人稱「勇哥」的李清勇與「Rachel」黃素秋在介紹產品時,把一支深咖啡色的精油瓶往桌上一放。這幾年來,他們夫妻倆帶著這一瓶小小的檜木精油,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你知道嗎?檜木是很珍貴的資源,所以很多山老鼠盜採,而我們使用的都是早期日治時代留下來的高檔傢具角料。」Rachel解釋原料來源的稀有性。

2018年,Rachel與勇哥隨台俄協會赴莫斯科參訪,參與台灣與俄羅斯經貿科技交流的「台俄企業論壇」。大會特別撥了20分鐘讓勇哥上台,介紹的主題是「台灣的味道」。什麼是台灣的味道呢?只靠簡報無法精準描述,夫妻倆便把台灣帶去的香氛儀灌入滿滿的台灣檜木精油,藉著儀器散發出台灣森林的香氣。

台灣的味道觸動人心

論壇開始前,一位風度翩翩的俄羅斯男士走進會場。原本要入座的他,彷彿被什麼吸引一般,徑直往Rachel這邊走來。「請問,這是什麼?」男士被空氣中的氣味激起了好奇心。「這是屬於台灣的味道。」Rachel禮貌介紹。

後來她才知曉,這位男士是當天論壇的貴賓──莫斯科商工會副會長瓦爾達尼揚。遠自幾千公里外的台灣檜木香氣打動了他的心,在中場休息時,他特別請助理前來,想買回這支「台灣的味道」。

俄羅斯人不認得台灣檜木,但是日本人卻是很熟悉台灣檜木的氣味。2018年,國發會在日本東京丸之內舉辦「台灣地方創生展」,特別選擇了得過金點設計獎的檜山坊「檜意人生禮盒」隨身旅行組,作為致贈貴賓的伴手禮。這一次,由台灣的檜木氣味製成的洗髮露與沐浴露,不但征服了日本商工會會長大橋悟的心,也深獲他夫人的喜愛。夫人殷殷囑咐:「下次去台灣記得要買更大瓶。」

台灣檜木的香氣不像薰衣草或甜玫瑰那樣搶眼,它以沈穩安靜的味道,彰顯著自身的華貴。「台灣的紅檜與扁柏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樹種,最能代表台灣的精神。」台灣的檜木有多珍貴,勇哥拿出一本厚厚的資料夾佐證。他指著地上兩截不起眼的木頭介紹,「這一棵是紅檜,另一棵是扁柏,它們都有500年以上的歷史。」
 

檜木是生長極為緩慢的植物,歷經2,800年才能從種子長成 約43公尺高如圖的巨木。(林格立攝)

檜木是生長極為緩慢的植物,歷經2,800年才能從種子長成 約43公尺高如圖的巨木。(林格立攝)
 

千年檜木養成不易

檜木生長緩慢,一棵紅檜從種子長成43公尺高的巨木,要花上2,800年。世界上現存的檜木只有七種,分布在北美、日本和台灣。台灣的山林間曾經遍佈著巨大的檜木林,每一株見證了百萬年,甚至千萬年前從冰河時期歷經的生物演變史。

這麼特殊的氣味,成為檜山坊與各國友人交流的最佳名片。在世界各國參展無數次,總是看到客人循著氣味而來。「馬來西亞專業美容展那一次,我們眼看著客人穿過中間琳瑯滿目的美容用品區,來到我們這裡,」Rachel激動形容當時的情景,「他們說這裡的氣味最舒服。」檜山坊本錢不夠雄厚,無法租下A級戰區,但是台灣檜木的雅致氣味總能突破重圍,在陣陣令人暈眩的化學香氣中,吸引頻率相近的人前來。

檜山坊檜木精油的誕生,背後其實是子女的一片孝心。在研發出第一支台灣原生檜木精油之前,勇哥與Rachel時常帶著罹癌的父親往烏來跟拉拉山跑。「我公公罹患慢性阻塞性肺炎,年輕時菸抽太兇了。」Rachel的公公因為肺部問題,時常感覺吸不到空氣,家中常備著大型的氧氣機與氧氣面罩。

每當拉拉山的水蜜桃成熟了,呼吸艱困的父親就會吵著上山,想去親近山林,吸吸森林的芬多精。孝順的夫妻倆就會驅車前往,會暈車的Rachel一路暈吐上山,兩人再徒手或推或扛,父親的輪椅才得以在枝繁葉茂的小徑上慢慢前進。

棲蘭山的巨大檜木林也總是召喚著父親。巨大的扁柏古木高聳入雲,空氣中迴盪著雨後草木濕潤的香氣,這些靜謐的時光,總是能舒緩老人家焦躁不安的心靈。「爸爸受日式教育,是個嚴肅的人。他老人家本就喜愛檜木的味道,一到棲蘭明池那邊,就吵著不想回家了。」

源頭夠純質地才夠純

夫妻倆曾認真考慮在棲蘭山買個房子安頓爸爸,但轉念一想,何不把「森林帶回家」。於是他們一開始先去找了煉油廠。Rachel記得以前颱風天家裡附近樟樹倒了,父親會捧著樟樹去煉油廠煉油。稍後,鄰居又會捧著香茅草來煉香茅油,「那時就發現煉油廠的油脂來源不可靠。」靠著漂流木或倒木來煉油,「油脂絕對不會純。」

尋覓過程中,一位老先生向夫妻倆指點了方向,「你們如果要找最純正的木料,應該要去找專門做高檔檜木家具的工廠。」有了來源穩定的木料供應後,經過多次摸索,夫妻倆決定在製程中以二次蒸餾的方式,去除精油中的雜質,保留檜木最純淨的質地。

產品開發與香氣的定調,也是崎嶇的心路歷程。30幾年前,Rachel曾經擔任空姐,每飛完一趟任務,在某間五星級飯店King Size的大床上醒來時,她總是會看看飯店的備品。「我發現每個國家都有當地植物萃取的產品,有蘭花、薰衣草……,涵蓋不同植物的氣味。」日本也將國花櫻花製成各類保養品,洗面乳、沐浴露,新加坡有蘭花萃取的保濕乳液與護手霜,但是哪種氣味才能代表台灣?在Rachel心中形成了一個問號。

煉出正確味道的秘訣

好不容易找到台灣檜木後,香氣要煉到多濃多淡?夫妻倆琢磨研究了很久,最後才找到心目中「台灣的味道」。再三追問下,Rachel透露了配方的秘密:「就是保留它原來的味道。」就像功夫熊貓的爸爸透露出祖傳秘方,最好吃的湯麵就是什麼都不加,「每一千公斤的檜木屑煉成一公斤的精油,出來的味道,就是它原本的香氣。」

義大利、法國與澳洲的芳療公司曾經看中Rachel的精油,要求她提供報價,賣家出手大方,但是都被Rachel一一回絕。歐洲不產檜木,台灣高山檜木的木質調香氣為當地少見,問題是這些公司只想把當檜木精油買來當原料,做成香水或香氛產品。「我們賣原料可以馬上獲利,問題是台灣的味道就會消失了。」Rachel說出自己的顧慮。

也曾有日本客戶要求把檜木精油調淡,好符合日本人對氣味清淡的喜好,但是Rachel堅持精油絕對不稀釋,「木頭原本是什麼味道,我們就把這樣的味道賣出去。」

「我們只想做台灣的品牌,使用台灣原料,台灣製造,守護台灣的價值。」對於這支精油,夫妻倆有著一定的堅持。

30幾年前,Rachel在頭等艙服務客人,當客人問她:「妳從哪裡來?」她開心地回答「台灣」,但這座島嶼並不存在這些客人的腦海裡,他們只知道Thailand(泰國)。現在Rachel與勇哥換了一段介紹詞:「我們不只想給您一棵樹,更想給您一整座山。」這一次,客人終於可以用氣味認識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