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處不在的材料之王 傳產與科技共存互榮:長興企業

從研發走向管理,毛惠寬總經理認為長興企業始終不變的,是在「材料」上不斷突破、不設限的挑戰精神。 (林旻萱攝)

從研發走向管理,毛惠寬總經理認為長興企業始終不變的,是在「材料」上不斷突破、不設限的挑戰精神。 (林旻萱攝)
 

從合成樹脂起步,長興材料工業在57年間,便由代工邁向創新,從老二變成老大。以在亞洲稱霸的樹脂材料為基礎,發展出特殊UV光固化技術,成為排名世界第二的相關材料供應商。此外,更進一步由傳統產業逕直邁進電子業,研發出全球市佔率第一的乾膜光阻劑。

手握三強的長興停下腳步了嗎?不,一個出乎意料的轉身,它切入了生技醫學。去(2020)年讓全球陷入危機的新冠肺炎,其抗體快篩試劑便是長興新一代的研發成果。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未來走向5G科技,長興早已提前卡位。成立近一甲子的長興材料,正穩定地茁壯成參天巨樹,所研發的產品在該市場上不但是技術領導者,更能製作完全以客戶為導向的客製化材料,是台灣了不起的「隱形冠軍」。

順風而行,傳產轉型

早晨的陽光經由落地窗灑進擺設簡潔的會議室,高雄今天是好天氣。一位穿著藏青色西裝、步伐穩健有力的高個子男人走了進來,他是至今為長興付出了32年的歲月,由研究員做起,一路從研發到管理的總經理暨營運長毛惠寬。銳利眼神中透著堅定,低沉的音色有著安定人心的力量,在言談舉止間,充滿了研究員特有的嚴謹性。毛惠寬說他當了一輩子的科學人,習慣用做研究的方式看待一切。這種特質讓他在研發上取得成功,但成為主管後竟成了阻礙。「我以前是個暴脾氣,畢竟我讀的化學,是種不容出錯的科學,所以『管人』對我來說,當真不容易。」毛惠寬爽朗地笑了起來。

初從研究員晉升管理階級的他,意識到自己使用的方式讓部門的效率無法提升,也令員工們壓力很大。毛惠寬認為「改變是必然的,改變『什麼』最有利,才是重點。」正因為是科學人,一發現「這樣行不通」,就立刻找出原因,轉換管理模式。

1980年代,長興從合成樹脂的傳統產業,轉型到新興的電子產業。那時台灣的工研院剛成立不久,政府有意扶植電子產業。這股大風颳起,時任的長興董事長高英士立刻順應,毫不遲疑地投注大量資金聘請研發人員,成立專行研發的「長興研究所」,毛惠寬便是其中一員。而這項在當時傳統產業裡罕見的創舉,奠定了長興追求「改變」的發展基礎。

毛惠寬回想那段日子:「創辦人暨首任董事長高英士創立長興化工的理念有兩個。一個是要做以人為本的公司,另一個則是不想只能從國外進口原物料。他想證明,台灣有能力自己研發具國際競爭力的產品,做世界的領先者。」

跟當時一起投入電子業的其他企業不同,以合成樹脂起家的長興,決意將研發目光聚焦在自家已經具備的材料條件上,全心挑戰一個新創產品,也就是當時只有初步配方和雛形的乾膜光阻劑。

逆風而上,在地研發

大部分人可能對長興的名字一無所知,但全球每個人的生活中,卻一定有超過兩種以上的物品,會使用到長興所研發生產的材料。無論是房屋牆面上的油漆、化妝品外殼手感絲滑的塗料、自行車和釣竿表面上的保護膜、衣服的鈕扣、廚房流理檯面的人造大理石,還是鞋子上的黏膠等這些用到合成樹脂的產品,以及電腦、數位相機、健身器材、iPad的LED螢幕,甚至洗衣機等所有少了PCB(印刷電路板)便無法運作的消費性電子產品,長興生產的材料無所不在。這種成果,來自長興所堅持的「由台灣研發」。

然而研發過程的困難比想像中更多,「雖然有工研院的基礎技術打底,但開始研究乾膜光阻劑時才發現,跟從零開始差不多。」毛惠寬從參與乾膜光阻劑的研發,到後來執掌電子材料部門,他明白競爭對手並不是台灣企業,而是同樣挹注大量資本在乾膜光阻劑研發上的國外企業。「因為他們在各方面都比台灣更早投入技術研究,已經獲取客戶信任感的舶來品,一直都是台灣產業首要面臨的敵手。因此除了要在研發速度上搶得先機,在技術上更出色外,還得早點進行高品質的量產,最重要的是還必須通過非常複雜的國際品質認證機制。」毛惠寬說。

那些大量投入的歲月、精力與資源,最終得到了回報。當其他企業還在研製電子主要產品PCB時,長興已成功研發出PCB上不可缺少的材料「乾膜光阻劑」。這個雖然「隱形」卻最為關鍵的電子材料,為長興打開了世界的大門。
 

去(2020)年底舉辦的國際建材展,長興材料拿出產品研發實力,推出新產品搶攻未來綠建材市場。(莊坤儒攝)

去(2020)年底舉辦的國際建材展,長興材料拿出產品研發實力,推出新產品搶攻未來綠建材市場。(莊坤儒攝)
 

老酒罈釀出新美味

「轉型到電子產業後的每一項策略和戰術,我都有參與。」毛惠寬跟長興一起打造電子材料的核心技術,一起帶著與歐美企業對抗的決心拚版圖。雖然具備擴展的雄心,但長興不貪進、善專注,以精準的眼光,選擇定焦於開拓「材料」這個與眾不同的市場區塊。這種獨到的策略,是長興能繼乾膜光阻劑之後,仍持續研發出在全球占有主導地位的產品的重大因素。

版圖的首次擴展,是前往中國大陸設廠房及分公司。「即使現在產業鏈與製造廠遍布全球,但長興堅持研發核心技術的研究中心,一定要留在台灣。」毛惠寬回想在中國大陸建廠時期,時任的高層主管們一致決議,最上層的核心研發技術,必須根在台灣。直到如今,橫跨了四個產業的長興,延攬了超過500位不同領域的傑出研發人才,進行技術的交流與精進。

「為什麼要技術交流呢?」毛惠寬說出了長興持續壯大並成為隱形冠軍的祕訣,「因為長興雖然跨足不同產業,但我們的產品焦點始終專注在『材料』上。」準確來說,每一項新產品的研發,皆以各類合成樹脂的廣泛用途作為靈感,包括世界第一的乾膜光阻劑與世界第二的UV光固化產品在內。這種作法,的確讓長興的各項目標更精確,成長過程更穩定。

2014年,現任董事長高國倫將公司正式更名為「長興材料」,也等於宣布了長興的長期目標:在特殊化學材料產業上擴大發展,穩健成長,鞏固領導地位。由於長興在合成樹脂上深耕數十年,隨著科技進步逐年累月不斷進行優化,因此在這越來越堅實的地基上蓋大樓,不但能抗全球經濟市場的強震,還能擋其他企業競爭的強風。

隱形而偉大的英雄們

長興前進世界的首戰便是在美國設立子公司。「我們要與國外的乾膜光阻技術對決。到美國先設子公司的這一步,風險很大,但要搶占市場,爭取第一,就非邁出去不可。」毛惠寬說。電子產業前景越發繁盛,乾膜光阻劑的需求急遽增加,長興決定,該是時候前進國外了。當時領軍電子材料部門的毛惠寬,參與戰術制定,在2003年透過美國子公司,併購了世界PCB與半導體產品龍頭Shipley旗下的乾膜光阻劑產品線與技術,正式讓長興的乾膜光阻劑市佔率穩坐世界第一,至今屹立不搖。

所有的成功都絕非偶然。「長興裡最為隱形而偉大的存在,是每位員工。」出任總經理後的毛惠寬對此看得更清楚:「每次新產品研發,都很辛苦;每次舊產品優化,也很辛苦。制定擴張計畫的同時,第一線產品製程的員工必須要謹守時程,滿足顧客需求;後端的研發人員則要不斷研究有發展潛力的新材料,同時兼顧環境永續。」

這麼多年來,善於做長遠計畫並穩定實踐的長興,不是沒有失敗過。「過去受過最大的打擊有兩次,我認為對長興來說都是切身的學習。因為是化工產業,所以環境的永續發展,一直是長興最謹慎、最重視的部分。但當時錯信了受到認證的甲級廢棄物處理廠,結果造成高雄的水污染。接下來20年,我們進行全面改革,致力研究無害、無毒、可回收的環保材料,並嚴謹監控化學廢棄物的處理過程。」

另一次則是裁員危機。當時光學技術發達,吸引了長興投入光學膜的研發製造及應用,卻失利了。「整座廠都必須收起來。當時我們迫切地思索,廠裡的所有員工,該怎麼辦?」毛惠寬流露出以長興人為傲的表情說道:「高總裁初創公司時就說過,員工是家人,不到萬不得已,長興不裁人,反而要多照顧。至今長興都確切地在實踐這個理念。最後,那座廠裡的所有員工,沒有一個人被裁員。我們分析了每個人的長才,然後為他們各別安排適合的新職缺。」

當問起從哪裡找新職缺時,毛惠寬給出的答案,正是長興如此成功的主要原因:「開發新的產品,研究新的技術,找尋新的市場,讓公司和員工都穩定獲利,共生共榮就能取得雙贏。」

透過科技取得創新性突破,讓原有的合成樹脂得以持續優化;改善後的樹脂材料,成為跨界新產業的養分。長興做到了讓傳產與科技兩者互助互長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