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向政策資訊平臺

夢想‧全面啟動 進擊的台灣動畫人

(Us Studio提供)

(Us Studio提供)

 

《全面啟動》電影裡,飾演盜夢神偷的李奧納多,光憑著想像,就可以建構出以假亂真的虛擬時空;有一群人,為了成為現實世界中的造夢者,他們以熱情作燃料,催動夢想的引擎。

 

原創動畫製程繁瑣,除了製作時間相當長,成本甚至可能遠超真人實拍電影。(林格立攝)原創動畫製程繁瑣,除了製作時間相當長,成本甚至可能遠超真人實拍電影。(林格立攝)

「能轉行的,就趕快轉行吧!」畢業自銘傳大學數位媒體設計學系,進入業界工作才5年的前輩,在返校演講上一席驚人發言,台下的大一新鮮人雖然懵懵懂懂,心裡仍泛起陣陣的不安。

前輩的忠告,真是其來有自。發軔甚早的台灣動畫產業,早在九○年代曾經風光一時,一度成為全世界動畫的加工中心,但這樣的榮景,就像許多製造業的際遇,由於薪資上漲,廉價人力的優勢不再,隨著產業外移,早已今非昔比。

罕有知名的原創作品、缺乏資金投入……台灣動畫產業正面臨諸多困境,因此,就算許多學生,出於對動畫的憧憬進入相關系所就讀,一旦畢業,眼前卻是嚴峻的現實。

海外見聞錄I:日本

勞力密集,步步晉升

工時長、起薪低,想從事動畫工作,熱情才是永保初心的秘訣。(張紹偉提供)工時長、起薪低,想從事動畫工作,熱情才是永保初心的秘訣。(張紹偉提供)

導演李安曾說,身為海島國家的子民,台灣人應該主動走出去,積極與世界交流。出於文化、地緣上的親近性,動畫王國的日本,成為海外發展的首選。

「資源豐富、相關展覽多」是許多旅日動畫人對日本的評價。動畫、漫畫與遊戲相互衍生,同時因應開發出各式各樣的周邊產品,日本的動畫產業早已發展出綿密且完整的產業鏈。產業精緻的專業度與完善的晉升制度,更是吸引許多人留下來的主因。

為了進入日本業界,多數人的第一步是整個砍掉重練,以學生身分進入動畫專門學校就讀,在學之餘,一邊積極尋找日後就職的機會。

白羅株式會社社長張紹偉也是如此。從崑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畢業的他,由於畢業後求職之路並不順遂,索性赴日朝動畫方面深造,一留就是8年。

旅日邁向第8年,林鴻生經手過《七龍珠超》、《怪醫黑傑克》等知名作品。(林鴻生提供)旅日邁向第8年,林鴻生經手過《七龍珠超》、《怪醫黑傑克》等知名作品。(林鴻生提供)

「台灣人重視經驗值,但日本人重視年輕人的培養。」張紹偉觀察道。由於動畫風格多元,好比武打、體育、女性角色等,每家公司各有所長,他說:「台灣公司大多希望有經驗、即戰力的人才;但日本公司卻希望新人從零開始培育,畢竟每間公司的風格不一,日後,新人才可以長成符合公司需要的形狀。」

但動畫工作相當辛苦,留不留得住,還是一大考驗。同樣從動畫專門學校畢業,在Mukuo Studio擔任背景動畫師的林鴻生分享:「在專門學校就讀時,前輩們都說工作非常非常辛苦,待遇也不是很好,學生們都只是聽聽而已,直到進入業界工作才知道。」

每周上班6天,每日工時平均12小時,是基本常態,加上案子常得跟時間競速,熬夜趕件的情況時有可聞,有些公司甚至另外設置供員工補眠的寢室。

再加上起薪不高,薪資多以基本薪資,加上每個月完成的張數,按張數抽成來計算,研修階段(類似台灣的試用期)甚至沒有薪水,種種原因,造成新人的流動率非常高。

日系動畫以2D見長,影響台灣動畫人甚深。(林鴻生提供)日系動畫以2D見長,影響台灣動畫人甚深。(林鴻生提供)

林鴻生補充:「10個案子裡,可能有7個都不是自己喜歡的風格,尤其新人時期,案子通常由前輩分配,但只要是工作,就沒有『不會畫』的理由。」他接著說,「在我的公司,未滿10年都還算是新人!」

只不過,走過初期的陣痛,對於專業的尊重,不問資歷、只論實力的風氣,以及完整的晉升制度,仍讓不少人決定留日發展。

張紹偉一路從動畫師、動畫檢查、原畫師慢慢地往上晉升,兩年前在《甲鐵城的卡巴內里》擔任動畫監督。

「對動畫有興趣的,就趕緊來吧!」他向台灣的年輕人熱情喊話。

海外見聞錄II:美國

培育原創故事導演

因為被《料理鼠王》的故事打動,啟發沈安琪勇於追尋動畫夢。(沈安琪提供)因為被《料理鼠王》的故事打動,啟發沈安琪勇於追尋動畫夢。(沈安琪提供)

一隻羊費盡千辛萬苦進入醫學院就讀,憑藉著孜孜矻矻的努力,想在人類社會中掙出一片天,卻在求職過程中,只是因著身分不同,歷經萬般刁難……。

這是在「台中國際動畫影展」、「南方影展」、「台灣動畫盃」相繼上映的動畫短片《小羊貝禮》(Barry)的劇情。角色造型討喜、節奏簡潔明朗,舉重若輕的敘事手法,不僅讓許多在海外奮鬥的人掀起共感的漣漪,也在無形中洩漏了導演的背景。

放眼望去,台灣動畫相關科系不少,但由於時常涵蓋遊戲、多媒體動畫等範疇,且偏向教導軟體操作的技術,但對於原創動畫中核心的電影敘事技巧,卻少有著墨,但偏偏「故事」,才是動畫吸引人的關鍵。

為了這樣的理由,從台北藝術大學動畫系畢業的沈安琪,畢業以後再以新鮮人身分,進入美國加州藝術學院(CalArts)角色動畫學系就讀。

加州藝術學院與產業互動緊密,學生時常有機會親炙名家風采。(沈安琪提供)加州藝術學院與產業互動緊密,學生時常有機會親炙名家風采。(沈安琪提供)

「故事要讓觀眾看得懂,角色要討喜。」沈安琪一語道盡校內課程的宗旨。身在影視產業重鎮、創意人才大本營的加州,學校便是由迪士尼創辦,可想而知,與業界的互動相當緊密,除了不乏知名藝術家擔任師資,親自指導學生,還提供到動畫公司實習的機會。

由於強調培育動畫導演,這裡的學生每年的重頭戲,便是不假他人之手,一人獨立完成一部短片,一年級90秒、二年級2分半、三年級4分鐘、四年級7分鐘……《小羊貝禮》也由此誕生。

尚未正式踏入業界的沈安琪,跟許多留學生一樣,在圓夢之餘,難免嚮往國外的工作環境,但由於身為國際人士,卻難免有時徬徨,恰如影片中的疑問,「會不會再怎樣努力,也得不到好結果?」

年輕無畏,耀演國際

沈安琪以《小羊貝禮》講述國際人士在海外奮鬥的甘苦。 (沈安琪提供)沈安琪以《小羊貝禮》講述國際人士在海外奮鬥的甘苦。 (沈安琪提供)

雖然台灣動畫因著2017年《小貓巴克里》入圍金馬獎,2018年《幸福路上》獲最佳動畫長片而重新受到關注,不過對於長年猶如死水的產業界來說,這樣的喜訊只是一陣漣漪,談不上翻轉。

即便如此,銘傳大學數位媒體設計系楊琪均、張鈞楷、呂欣、郭家澤、葉依玲、吳文杰等6名應屆畢業生,沒被前輩的話嚇著,在一同完成畢製作品以後,進一步決定成立動畫工作室Us Studio(貳拾工作室),持續逐夢。

「小時候爸媽就給我們看迪士尼出品的錄影帶,這是初次接觸動畫的契機,也藉此看見更多元的世界;加上喜歡畫畫,到高中的時候,自然而然就有想試試看的念頭。」楊琪均說。

談起共享的童年回憶,大夥兒精神一振,對於從小就嫻熟經典動畫作品的他們,動畫的迷人之處不可勝數。

「可以做到真人實拍電影沒辦法做到的事情。」、「可以做出一個沒有人想像得到的架空世界。」、「可以使用非人類(好比動物),甚至是物件的視角來講述故事。」、「完全沒有框架,隨心所欲!」大夥兒一陣七嘴八舌。

而這些優勢,也被順理成章地運用在他們的畢業製作《漂》(Gone with the World)之中。

故事選擇以器物(玻璃瓶)作為媒介,串接起不同的動物(烏鴉、北極熊與海龜)的視角,6分鐘的短片(包含2個系列)、5個場景(懸崖、工廠、城市、洞穴、冰山)與8個角色(5隻烏鴉、2隻北極熊、1隻海龜);相較起一般學生的畢製,多以2個場景、3~4個角色為上限,龐大的編制與許多繁複且陌生的設定(好比鳥類與北極熊的骨架架構,海流與冰山崩裂的特效等),讓學校老師一度認為他們無法完成。

Us Studio團隊立足台灣,勇於追尋動畫夢。Us Studio團隊立足台灣,勇於追尋動畫夢。

但他們不僅完成了,更初生之犢不畏虎地投件參賽,就此奪下多個國際動畫影展的獎項,包括洛杉磯Festigious國際電影節、柏林Sunlight國際電影節給予肯定,聖地牙哥國際兒童影展甚至頒給「最佳評審團獎」的殊榮。

有熱情,自然有出路

由於程序繁複,動畫製作的時間動輒數年,曠日廢時。Us Studio的基地,就藏在圓山花博公園鄰近,一幢不起眼的商辦大樓的地下室裡頭,在這個路上行人難以察覺的隱密空間,好似與世隔絕,讓他們不問現世殘酷,只管專注孵育夢想。

我問他們,在這樣慢工出細活的過程,最大的樂趣是什麼?

動畫包容性強,故事可以天馬行空,《漂》以動物的際遇傳遞生態環保議題。(Us Studio提供)動畫包容性強,故事可以天馬行空,《漂》以動物的際遇傳遞生態環保議題。(Us Studio提供)

擅長角色設定的楊琪均說:「可以賦予角色個性,為他量身打造造型;可以讓他哭,也讓他笑。」

呂欣說:「就像生出自己的小孩,讓他了活起來!」

專攻場景設定的葉依玲說:「從小就常被電影場景裡的色調、氛圍吸引,因此特別喜歡場景空間感,也喜歡觀察微小的東西。」

主要負責特效的郭家澤說:「雖然特效需要不斷地利用電腦調整數值,一開始會覺得很生硬,但一經過算圖,就立刻可以看到效果,特別有成就感!」

年輕有夢最美,但光憑夢想,真的可以有飯吃?Us Studio證實了這點。因為對於動畫的熱情,他們吸引到投資人,願意支持他們投入下一部原創作品。

固然大環境一時半刻無法改變,但趁著年輕,又何妨就此奮力一搏?先求盡力,不問成果。畢竟,每多一部好作品,也就為台灣動畫產業多點燃了希望的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