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延伸閱讀

借鏡德國‧回流台灣 跨國共製─聚合舞《Unsolved》圖片 - 新南向政策

借鏡德國‧回流台灣 跨國共製─聚合舞《Unsolved》

德國小說家鈞特.葛拉斯(Günter Grass)說:「回憶就像一顆要剝皮的洋蔥。洋蔥皮層層疊疊,剝掉又重生;如果用切的,洋蔥會讓你流眼淚,只有剝掉它,洋蔥才會吐真言。」台灣到德國,地理位置相隔8,000公里以上,受到藝術感召的羅芳芸與陳成婷,各自在多年以前,選擇遠赴異鄉。走過求學到工作的不同階段,如今,融合台灣身分與德國經驗的她們,以最富直覺的舞蹈形式,探究旅外以來,倍感深刻的身分認同議題,推出舞作《Unsolved》。這是累積多年創作能量的一次性噴發,也是作為藝術家最嚴厲的自我詰問,更是對於故鄉台灣難掩熱情的一場反省之旅。

莎妹劇團X第七劇場 台日共演 異質碰撞圖片 - 新南向政策

莎妹劇團X第七劇場 台日共演 異質碰撞

當英國喬治‧歐威爾的政治諷喻科幻小說《1984》遇上俄國寫實主義劇作家契訶夫的《三姐妹》,會是如何的光景?2017年底,由台灣「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簡稱「莎妹劇團」)與日本「第七劇場」合作的劇碼《1984,三姊妹一家子的日子》在台、日上演。劇本由莎妹劇團的王嘉明改寫,第七劇場的鳴海康平導演,兩人共譜網路世代裡的現代寓言,在劇場上探索台日合作的可能性。

有「修」無類 紙質文物修裱專家 — 吳哲叡圖片 - 新南向政策

有「修」無類 紙質文物修裱專家 — 吳哲叡

「蠹魚是吃書的,你書要夠多就會來吃,書多了以後,我不是主人,我要侍奉這些書,每天看每天整理,所以我是蠹樓僕人。」吳哲叡認為,光有修復的技術還不夠,必須不斷地閱讀與研究來延伸學習,並透過團隊無私的分享,讓創意加成,將技術傳承下去。

畫作的急診醫生 油畫修復師 — 賴志豪圖片 - 新南向政策

畫作的急診醫生 油畫修復師 — 賴志豪

「和歐洲動輒三、四百年的作品歷史相較,台灣的油畫作品其實都非常年輕,面對這些幼兒或新生兒,醫生給藥的劑量就要抓得非常小心。」賴志豪以修復師比作醫生,將待修復的作品比作患者。文物是不會說話的病人,必須小心地檢測,並考量後續保存環境,對症下藥,這才是修復師的責任。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 — 林立正圖片 - 新南向政策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 — 林立正

200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古琴藝術列入「無形文化遺產」。但更早在1977年,古琴大師管平湖演奏的《流水》就被收錄進「向外星人傳達人類問候」的金唱片中,搭上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的探險家太空船到外太空。
我們不知至今外星人是否聽到《流水》了,但是林立正卻被這有著悠久歷史的樂器古琴所演奏的《流水》而撼動,自此開啟他斲琴(指製作古琴之技術)、修復古琴的生涯。

以修復為行動藝術 東方書畫修復師—范定甫圖片 - 新南向政策

以修復為行動藝術 東方書畫修復師—范定甫

位在台北關渡的「三間工作室」,門面低調不張揚,跨入室內,白色空間給人安靜沉穩之感。工作室的人總是輕聲細語、輕手輕腳的,因為這邊主要的「客人」,多是年歲上百的珍貴文物,得小心呵護,細細款待。三間的主人范定甫,說話小小聲又快,要挨近才能聽清楚。舉止間,他像是個沉醉在藝術世界裡樂不思蜀的大男孩;但看他拿起鑷子,細心進行修復的工序,他可是台灣首位在大英博物館工作的修復師。

夢土園丁蔡爾平 ── 將藝術還諸鄉野圖片 - 新南向政策

夢土園丁蔡爾平 ── 將藝術還諸鄉野

蔡爾平的創作身分讓人難以定義,他跨足陶藝、金工、繪畫、雕塑、園藝等不同領域,他是雕塑家、園藝家,也是珠寶設計師,從最細膩的珠寶飾物,到最大型的庭園造景,都能從無中生出妙有。

重複、機制、記憶 ── 李浩攝影的實驗創作圖片 - 新南向政策

重複、機制、記憶 ── 李浩攝影的實驗創作

攝影要如何逃逸出既有陳規並實驗性的運作?觀念攝影家李浩的作品不侷限於攝影紀錄現實的框架,而更多是大量實驗攝影的可能性。在李浩的作品中,我們可以意識「重複」觀念的大量運用,不管是早期作品《重複的機制》或近期的實驗書《R. A./E./O. M.》都是關於公共空間或私人記憶中運作的重複機制。「重複」並非指重複的鞏固某些攝影風格,而更多是透過重複瓦解攝影的紀錄本質,進而敞開攝影跟其他領域共振的未知之域。

人生百味 以創意為弱勢倡議圖片 - 新南向政策

人生百味 以創意為弱勢倡議

時值歲末,機關、企業開始舉辦尾牙,慰勞大家一整年的付出。自2015年起,台北每年有場特別的街頭尾牙,是由一群年輕人組成的社會企業「人生百味」所舉辦。他們不追求主流價值的成功,而是希望透過舉辦活動、社群網路串連等各種倡議的方式,企圖撕去人們對街友或街賣者身上的標籤,重啟弱勢與社會的連結,讓改變貧窮有了新的可能。

溫柔生產在台灣 孕育產家的豐美地圖片 - 新南向政策

溫柔生產在台灣 孕育產家的豐美地

你曾和母親、家人討論過,自己是怎麼被生下來的嗎?從小到大,我們都被教導著,「生日」就是所謂的「母難日」,生產,確實是母親用生命去拚搏的一件大事,不過,除了肉身受苦受難,對於生產,我們還能不能有更多元的想像?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