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年工筆佛祖傳 許貿淞的漫漫人生

漫畫是許貿淞的生命,無怨無悔地用光陰詮釋漫畫的精髓。(許貿淞家屬提供)

漫畫是許貿淞的生命,無怨無悔地用光陰詮釋漫畫的精髓。(許貿淞家屬提供)

 

國寶級本土資深漫畫大師許貿淞,窮畢生之力,一甲子間創作無數,也見證本土漫畫的興衰起落。由早期膾炙人口的武俠長篇連環故事,到流傳極廣,備受好評的系列彩色精裝宗教漫畫集,風格多樣。

1998年以《淡水的前世今生》,榮獲行政院新聞局年度出版金鼎獎;2004年榮獲行政院新聞局及台北市漫畫工會主辦之第三屆台灣漫畫金像獎的終身成就獎;2006年再度以「佛祖畫傳」鉅作,榮獲國立編譯館年度優良漫畫獎(乙類)第一名;2017年更榮獲文化部第八屆「金漫獎」特別貢獻獎,為堅守本土漫畫,立下不朽的里程碑。

 

許貿淞超越半世紀,無數的經典作品,都在一方小小的書桌上完成。(許貿淞家屬提供)許貿淞超越半世紀,無數的經典作品,都在一方小小的書桌上完成。(許貿淞家屬提供)

埋首漫畫,無言的身教

寂靜的深夜裡,書桌上那盞枱燈,一甲子來,總是固執地堅守到天明。蒼白的燈光下,映照出許貿淞削瘦的面容,高聳的鼻樑上,架著深度老花眼鏡,貼近畫紙的臉頰,凝神專注地構思一幕幕的漫畫情節,一筆一劃,細膩描繪出人生的使命。

「從有記憶以來,父親就在畫漫畫。」每天焚膏繼晷,工作超過12小時的許貿淞,在子女的印象中,就像是漫畫中的人物,神秘而疏離。許貿淞的女兒說:「家裡的事,都是媽媽一手打理。」專注在創作藝術上,許貿淞用執著的精進,不畏挫敗的堅毅,給子女們無言的身教。

本名許松山的國寶級漫畫大師許貿淞,1937年7月10日在高雄縣岡山街(現為橋頭區)出生,20歲出頭就開始漫畫創作,是原汁原味的本土原創漫畫家。在武俠漫畫當紅的60年代,稱霸南台灣的許松山,與漫畫界尊稱為「少林長老」──陳海虹的大弟子游龍輝,並稱「南許北游」,為「畫壇武林」寫下一段佳話。

珍貴的手稿,可看出漫畫繁複的繪製過程,極具保存價值。珍貴的手稿,可看出漫畫繁複的繪製過程,極具保存價值。

「很佩服父親總有用不完的想像力。」許貿淞以中國傳說中的神怪故事為底本,摻雜西方神話,創作出造型千變萬化的角色人物,飛天遁地,法力無邊。書中打鬥的場景,煙霧迷漫,劇力萬鈞,宛若高潮迭起的紙上布袋戲。在那個網路尚未萌芽的年代,讓漫畫迷廢寢忘食,沉醉其間。

松山畫室,紅極一時

「家裡就是工作室,父親的徒弟們,像是大哥哥,常在家裡走動。」女兒回憶起幼年時最熱鬧的情景。在漫畫極盛時期,許貿淞意氣風發,培植了很多子弟兵,師徒聯手創作,獨樹一格。

70年代初,許貿淞成立的「松山畫室」,上官平、秋月、謝天、楊震宇等都是他的得意門生。因為市場很大,夜以繼日的趕工,「一個星期就要出一本百來頁的書,有時要連載好幾期。」當時由「藝昇書店」出版的漫畫單行本,幾乎全由「松山畫室」包辦,真是紅極一時。往往漫畫店還沒開門,已經有顧客排隊等候,店裡最新的各家漫畫暢銷書,許貿淞的作品,總是最早銷售一空。

許貿淞的作品極為多樣,寓含教化功能。許貿淞的作品極為多樣,寓含教化功能。

「在還沒有電視的年代,漫畫家真的很風光。」許貿淞用手撫順稀疏的白髮,欣慰的目光,投向窗外的綠葉上。「好多人來向我要簽名照,真的好像明星一樣。」在一片大好聲中,許貿淞也動心投入漫畫出版。他感嘆道:「成也漫畫,敗也漫畫。」因為漫畫審查制度的政策和時代變遷,漫畫市場瞬間由雲端跌落谷底。唯一傳承的古厝,也在這波大崩盤的浪潮下,變賣抵債。

「印象中,我們常在搬家,國小換了好幾所。」不穩定的收入,僅能賃屋而居,妻女隨著許貿淞在南台灣不斷遷移。「每次孩子要交學費時,我就要大傷腦筋。」菸一支接著一支,米酒加上保力達,沒日沒夜的趕稿,由青絲到白頭,佝僂的身影,顧不得透支健康。

咬牙苦撐,走出谷底

許貿淞構思高潮迭起的漫畫故事,讓讀者沉浸在情節轉換中。許貿淞構思高潮迭起的漫畫故事,讓讀者沉浸在情節轉換中。

見證台灣本土漫畫的興衰起落,許貿淞堅持到底。如日中天的漫畫全盛時期,他只享受到了短暫的歲月。為了杜絕社會上的怪力亂神風氣,「漫畫審查」制度,像是從天而降的緊箍咒,對出版業者綁手縛腳,霎時間動輒得咎。「反正他們看不順眼,就叫你改,等到合格了,拿到審查證書,才可以出版。」而今許貿淞輕鬆帶過,但是當時卻讓他痛苦萬分,生計大挫。

因為他是畫武俠漫畫,內容不免有無數超越現實的想像,「飛來飛去的輕功,是沒辦法通過審查的;太誇張的畫面,也必須要修改。」無數以漫畫為生的職人,在那種低氣壓的氛圍裡,紛紛轉換跑道。「因為畫畫是我的最愛,對徒弟們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許貿淞咬牙苦撐,在夾縫中求生,並嘗試用不同型態的畫風,繪製台灣神祇列傳、中西童話故事等,再創新猷,終於迎來雲開月來的自主年代。

為了維持生計,許貿淞在友人的建議下,開始硃砂畫,雖然畫材昂貴,大幅的觀音像,法相莊嚴,數度舉行畫展,甚受好評,卻叫好不叫座。「我覺得還沒有畫出我的全部功力,所以才會血本無歸。」許貿淞至今仍十分愧疚:「把女兒的嫁妝都賠掉了。」

佛祖傳中人物的衣著,務求原汁原味。(佛祖傳©許貿淞/原動力文化提供)佛祖傳中人物的衣著,務求原汁原味。(佛祖傳©許貿淞/原動力文化提供)

十年成就佛祖傳,今生宏願

「我是學商的,也在農會做過事。」原本只想把漫畫當成副業的許貿淞,卻在不知不覺間,一頭栽入漫畫的世界。「其實在南部畫漫畫很艱苦,賺不到什麼錢。」但是自我調侃是「瘋子」的許貿淞,源自血脈的繪畫衝動,讓他總是停不下筆。「今天人家說我是寫實派,其實都是被媽媽逼出來的。」父親是地方知名「肖像師」(註:照相器材還不普及的年代,專職畫人像的師傅。)許貿淞從小耳濡目染,養成一絲不苟的習性,母親更是嚴厲地要求他仔細描繪,務必和原物一模一樣。

因為不能有差池,養成許貿淞細膩的觀察力,以及考證到底的執著。這些特質,清晰呈現在用漫畫寫地方誌──《淡水的前世今生》,和世紀之作《佛祖傳》中。「十多年前,我女兒哀怨的說,您都沒有為我們留下作品。」一句話,觸擊到許貿淞最柔軟的心底,開始了為時10年的全彩工筆創作。

原動力文化公司以傳世的理念,接下出版《佛祖傳》的使命。原動力文化公司以傳世的理念,接下出版《佛祖傳》的使命。

「我花了兩年多的時間,翻遍佛經和相關畫冊。」篤信佛教近半世紀的許貿淞,用虔誠的心,全力投入,完成一生宏願。從劇本的編排,角色的規劃,對話的內容,色彩服裝的考證,真是煞費苦心。「既然是古印度的真實歷史,總不能畫成中式的人物。」光是設計書中七百多頁,上千角色的原型,就是一件耗費心力的巨大工程。「對於一再重覆出現的人物,必須前後一致。」這項令人驚嘆的功力,許貿淞卻認為是漫畫家必須要具備的基本技能,不足為奇。

發心要忠於經文,許貿淞走遍台灣各大寺廟,更到大陸古寺、石窟等地仔細觀察。「為了畫菩提樹,我多處尋訪,並且拍照臨摹。」對於這本傳世經典,許貿淞投注畢生的經驗和考證。

「很感謝原動力文化公司願意出版這麼冷門的書,印刷和編排,好的出乎我的想像。」手稿完成三年多後,許貿淞的女兒仔細考量,才把《佛祖傳》的最後一哩,交託給可信賴的廠商。「我希望父親畢生心血的作品,不會侷限在宗教裡,而是對所有人都有教化作用。」傳承了父親用漫畫記錄歷史的心懷,不辜負老父的志業。

漫畫人生,終生無悔

「畫漫畫是很費神的,一個人要同時扮演編劇、導演、演員、旁白;有畫面、有對話、有情節,能文能武,才能吸引讀者的目光。」雖然把漫畫歸於主流藝術,不受部份學院派認同,但是任何一項工藝做到極致,就是值得永世流傳的藝術結晶。

老舊的書桌上,總放著一面小鏡子,在繪畫過程中,許貿淞不斷地和角色凝視。「我的腦子從來沒有停過,最恐怖的是,時常會在夢中,和劇中角色對話。」一甲子間,徜徉在漫畫世界,早已分不清真實和假象。

《佛祖傳》分為上中下3大巨冊,細述佛祖由誕生悟道到圓寂的一生。《佛祖傳》分為上中下3大巨冊,細述佛祖由誕生悟道到圓寂的一生。

「以前人說,漫畫是囝仔冊,不過是隨便畫畫,其實背後的程序很複雜,尤其是工筆漫畫。」從初稿的構圖,到鉛筆草稿,依情節做分鏡稿、線稿、複寫稿、上彩,每一個環節都很耗時費力。「因為上色時不能暈開,紙質就很重要。」特別選用專用稿紙,許貿淞說:「再窮,也不能犧牲品質。」

「因為《佛祖傳》的線條很密,非常耗費眼力和手力,一天只能完成一到二張。」沉浸在精益求精的專注裡,許貿淞在畫了三百多頁時,一度質疑自我的筆法,而求助先進。「洪義男老師給我極大的鼓勵,我才有信心繼續畫下去。」歷經10年才完成《佛祖傳》。因為早期伏案過久,導致腰椎受損的許貿淞,在完成前常笑稱:「身體愈來愈虛弱,真擔心還沒有畫完就掛掉了。」許貿淞用生命留下嘔心瀝血的世紀大作。

「我沒有正式拜過師,完全是祖師爺賞飯吃。」雖然獎聲不斷,但是年逾八旬的許貿淞,淡然地用平常心面對榮辱得失。「我腦子裡還有很多故事,但是力不從心啊!」顫抖的雙手,再也無法精密地描繪出細膩的線條。「一定要創作出我們台灣自己的風格」,把漫畫當成終身志業,面對阻撓也從未倦怠。垂垂老矣的許貿淞,堅持的心,永不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