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楓紅看不盡.騎過萬重山 騎行台七甲線

騎行台七甲線(莊坤儒攝)

騎行台七甲線 (莊坤儒攝)
 

騎行宜蘭至梨山的台七甲線,翻過思源埡口後,便是從宜蘭進入了台中,從46K還淋著大雨,又溼又冷。往前踩踏到49K,卻是晴空萬里,從冷風刺骨到風和日暖,短短不到十分鐘,人生的經歷也不過如此劇烈!

 

此次「騎行台灣」由宜蘭縣大同鄉的台七甲線開始,微微冬陽,綠水青山與寬闊的蘭陽溪相伴,騎行約兩公里,感覺才熱好身,就到了全亞洲最大神木群的集合點「棲蘭山莊」。

迎風載霧,棲蘭神木

位於100線林道12公里深山處的棲蘭神木群,必須事先向退輔會100線管制站提出申請,《光華》採訪團隊直接參加棲蘭山莊的神木導覽行程,約一小時的車程,來到嚮往以久的神木園區。

位於雪山山脈北段的棲蘭山林木區,擁有寬達1萬5,000餘公頃的台灣原始檜木林,文化部也列為台灣世界遺產潛力點的自然遺產,是台七甲線必訪的景點。為了讓民眾親近山林,退輔會將昔日運送林木的木馬道開闢為登山步道,並且發揮無窮想像力,為園區近百棵千年以上的紅檜與扁柏,比對樹齡,取上先聖先賢與歷史人物的名字,加深遊客印象。

走上一小段扶梯,就來到神木園中最老、名為「孔子」的神木,2,500多歲的紅檜神木,發芽時正值至聖先師孔子出生時。無巧不成書的是,老神木前攀爬著一株細長挺立的藤本植物「大枝掛繡球」,正好作為「夫子的手杖」。園中還有一株胸圍達20公尺,卻因生了樹瘤,好似兩腳張開的紅檜,發芽時期正值漢景帝在位,因而取名為因替李陵辯護而受宮刑的史學家司馬遷,正如此有著歷史的巧合。

這裡是全台最溼潤的雲霧帶,神木上滿布各式的蘚苔與地衣,細微之美,美不勝收;步道上不同大小、形狀的排遺,可以判定是山羌、野山羊的獸徑;珍稀的檫樹,是台灣特有種寬尾鳳蝶最愛的食草,置身於千古幽幽的林區,闊葉林與針葉林並存,多樣性的環境棲地與完整植被,短暫二小時的行程,令人意猶未盡。

退輔會過去在棲蘭山開築林道、育苗造林,現委託力麗明池公司營運,顧問黃騰毅透露,今(2020)年力麗馬告生態園區將推出四至六小時「森林療癒」的行程,藉由在神木園觸摸樹木、呼吸吐納,可以浸淫在神木林的壯闊與靈氣之中,帶來紓壓放鬆的效果。

夜宿棲蘭山莊,品嚐了蔥炒雞蛋、炒高麗菜的蔣公家常菜,泡了有「美人湯」之稱的碳酸氫鈉溫泉,起個大早,神清氣爽之餘,必須捨棄北台灣最大的藤本森林帶的小泰山森林步道,專心回到台七甲線的騎行之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路踩踏到了23K,下起了微微細雨,開始了連續的髮夾彎,又要閃避至平地的高麗菜車,挑戰體力且險象環生。

在四季部落短暫休息,遇到了《台灣,用騎的最美》作者陳忠利,擔任領隊的他,帶領專程來台灣騎車與爬山的以色列人Ethan、Ganot與日本人春田篤志三人。他們從台北一路騎至台中海拔3,275公尺的武嶺,三天路程中,穿插攀爬太平山翠峰湖步道與合歡東峰,十足玩家行程。陳忠利指出,這些專程來台灣騎自行車的老外,騎行海線可以一覽山海美景;但高山騎乘為的是征服與挑戰自己,可以體會最美的台灣。

連單車旅遊專家都在台七甲線上,激勵著我們上坡踩踏的力量,到了29K處的南山部落,上午九點已霧氣彌漫,沿路整片的高麗菜園,是台灣最大的高冷蔬菜產區。許多原住民工人早在上午六點天微亮即上工,裝滿一籃約17、8顆的高麗菜,工錢才40元,辛勤地裝載好一車約九噸重的高麗菜車,隨即就得趕往台北果菜批發市場。這些被稱為「馬路殺手」的高麗菜車,車速飛快,對騎行是一大威脅,但看到山上辛苦勞動的工人與菜農,各行各業皆有甘苦,只能小心靠邊騎行,不再抱怨。

一路直上,彎路加上坡度消磨了體力與意志力,不禁愈騎愈慢,氣喘吁吁之餘,終於到了台七甲46K、蘭陽溪及大甲溪兩水系分水嶺的思源埡口。彌漫的霧氣,遺憾地看不到溪谷蒼茫的美景,這裡因為有來自東北季風自外海挾帶的水氣,在思源埡口形成風口,寒風瑟瑟,遇短暫下坡,細雨加上車速,不禁打了多個寒噤!

翻過埡口後,便是進入大甲溪流域所在的台中,在48.5K還淋著雨,騎踏到49K,霧散了,路是乾的,再往前滑行,太陽出來了,翠峰圍繞,楓紅與山櫻夾道。從淒風苦雨到雨過天青,有如經歷了一場三溫暖,這種豁然開朗的感受,正是呼應單車旅遊作家陳忠利的話:「台灣,用騎的最美!」
 

雪山登山口的蓄水池,倒影如畫,是絕佳的打卡點。(莊坤儒攝)

雪山登山口的蓄水池,倒影如畫,是絕佳的打卡點。 (莊坤儒攝)
 

藍天、遠山、紅葉

在52.5K轉進中124線來到武陵農場,映入眼簾的是黃澄澄的芳香萬壽菊、紫色的墨西哥鼠尾草,以及盛開的油菜花田。相機的觀景窗內,背景是氣勢磅礴的山稜線,一排金黃的落羽松,加上露營場內三角磚紅小屋的點綴,美景如畫,可以領略晉朝文人陶淵明所描述的武陵人,讓人不由得地停下踏板,享受這「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的桃花源。

已是台灣著名賞花景點的武陵農場,十二月至一月有濃郁幽香的臘梅,一月底至二月有盛開的櫻花,三月桃花舞春風,接著又有多嫩多彩的蘋果花、李花,隨著四季變化的「花花世界」,武陵農場副場長胡發韜稱之為「大自然恩賜的顏色」,他指出,目前還在規劃推出繡球花迷宮,以及三至五年之後會出現的彩虹紫藤走廊,令人期待。

原本種植高麗菜起家的武陵農場,原是在開闢東西向橫貫公路時,為了供應榮民工程人員副食,由前總統蔣經國指示而成立。胡發韜說,因應1992年雪霸國家公園的成立,武陵農場開始「棄耕返林」的保育政策,不再種植高冷蔬菜,但仍保留種植的高山茶、蘋果、水蜜桃,維持歷史傳承的底蘊。

猴之探戈,兼顧生態與經濟

只是近些年來,野生的台灣獼猴在武陵農場大量繁殖,牠們尤其掠奪農場辛苦種植的水蜜桃、蘋果樹,還把剛種下的9,600棵鬱金香的球莖當成地瓜連根拔起,讓工作人員欲哭無淚,2016年時甚至造成600多萬元的農作損失。

為了兼顧保育與作物生產,場長袁圖強採取「與猴跳探戈」的策略:「你進我退」。廢耕猴子愛吃的,種植猴子不吃的作物。2014年試種杭菊,發現其特殊的香味猴子不吃,因此逐步轉種杭菊,2019年產量達500公斤。

產銷輔導組組長王仁助指出,由於高山日夜溫差大,白天陽光紫外線強烈照射,加上來自雪山的灌溉水,讓杭菊花瓣大、顏色明黃,武陵農場順勢推出杭菊紅茶、果凍與杭菊牛軋糖,試做菊花啤酒,顯示農場的獨家特色。武陵的杭菊還曾在農業展中遭同業造謠,噴了生長素與染色,才會如此鮮黃欲滴。工作人員私下打趣著說:「如果有噴藥,七家彎溪裡保育的國寶魚櫻花鉤吻鮭就會『浮』上來了。」

說到雪霸國家公園裡流動如金的珍寶──櫻花鉤吻鮭,經過廿年的復育,七家灣溪早在七年前不再進行野放,現今「阿鮭們」野外數量十分穩定,2019年「總點名」有5,800多條。櫻花鉤吻鮭生態中心擔心氣候暖化的危機,正協助怕熱不怕冷的「阿鮭們」游出七家灣溪,放流至羅葉尾溪、合歡溪,復育的工作還在進行中。

在蔚藍朝陽照拂下,先騎上雪山登山口,雪山主峰以北至大霸尖山這段聖稜線,與南湖大山均清晰可見,若要加上溪谷裡的櫻花鉤吻鮭,武陵農場產銷輔導組組長王仁助提醒,這段風景都在新台幣二千元的鈔票裡。王組長也不忘打廣告,今年觀光局以「脊梁山脈旅遊年」為主題,行銷推廣台灣「奇、險、峻、秀」的山脈旅遊,在武陵農場可以一網打盡。

獵人古道,泰雅之美

前往梨山之際,騎經環山、佳陽部落,沿路景致被梨樹、柿子樹所替換。《光華》採訪團隊特地拜訪由參山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推薦的泰雅族部落耆老張有文,請他帶路,一探位於松茂部落的玄武岩秘境與蒐鹿步道。

環山部落出身、住在松茂部落的張有文,是參山風景區退休的解說員,他認為,中橫公路往中部橫貫公路的主線台8線從九二一地震已封路廿年,是危機也是轉機,因為交通不便,讓來到梨山的旅客可以在梨山留宿一晚,體驗梨山豐富生態之美。

他所經營的民宿「谷慕的家」,會讓旅客先坐著採果的嘟嘟車,爬上位於半山腰的家,品嚐他親自捕釣的苦花魚與醃豬肉炒蒜苗,他笑著說,體驗過就會發現原住民的生活不會很「落後」。

70歲的張有文騎著摩托車,帶領我們一探昔日原住民的獵徑──蒐鹿步道,由台七甲線66.5K大劍山登山口轉進,沿路的碎石路,是最佳騎行的越野山徑,還有一段輪下可以感受鬆軟厚實的「松針地毯」,一路直指1920年前後曾發生日軍屠殺原住民的遺址。

沿途俯瞰大甲溪溪谷風光,「玄武岩」的秘境就在眼前,循著陡峭的小徑可以直探溪谷,張有文拿出他擅長的口簧琴,從泰雅族起源的四種版本說起,但真正令人感動的故事,是他被上帝的手搭救的經歷。

張有文去年(2019)三月來此釣魚,不慎滑落至70公尺深的溪谷。他心有餘悸地說:「當時週遭都是石筍,我不偏不倚地掉在當中唯一的石盤上,不久,從昏迷中甦醒過來,在生死之際,呼求所篤信的上帝,才發現全身疼痛不已,沒有帶手機,山中無人的情況下,花了兩小時,獨自爬行150公尺求救。」送醫後發現身上有五根肋骨斷裂!

聆聽了張有文死裡逃生的故事,讓人感受到生命的寶貴與強韌,也讓我們一路邁向台七甲線的終點梨山賓館時,更是由衷地奮力向前。

搭車回家途中,不經意地讀到南唐詞人李後主的〈長相思〉:「一重山,兩重山。山遠天高煙水寒,相思楓葉丹。菊花開,菊花殘。塞雁高飛人未還,一簾風月閒。」詞中的關鍵字:萬重山、楓紅、菊花,與此次騎行台七甲線踩踏的路程不謀而合。然而,路程中不但沒有悲秋情懷,反倒是因為感染了千古神木的靈氣、擁抱了山嵐秀色,滿載的正能量,躍躍欲試地想要規劃下一趟的騎行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