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影像對話—世界屋脊下的故事 ──雪巴人

每天早晨,雪巴人會虔誠謙卑的唸誦蓮花生大士心咒,誦經的同時會點火燒香,也開始了他們的一天。圖中背景之山為聖山之一:Phari Lapcha Karu.(李安峰攝)

每天早晨,雪巴人會虔誠謙卑的唸誦蓮花生大士心咒,誦經的同時會點火燒香,也開始了他們的一天。圖中背景之山為聖山之一:Phari Lapcha Karu.(李安峰攝)
 

我是一位熱愛戶外運動的攝影師,13歲移民加拿大後,就愛上了運動,也熱中於登山健行。

聖母峰,那座落於尼泊爾與中國邊境交界的世界最峰,幾乎是許多人夢想中的人間仙境,當然也列入我這一輩子一定要走一趟的夢想。

 

圖為聖母峰攀登路線中,準備從基地營穿過危險的冰瀑至第二營,雪巴冰瀑醫生出發前的祈福儀式。(李安峰攝)

圖為聖母峰攀登路線中,準備從基地營穿過危險的冰瀑至第二營,雪巴冰瀑醫生出發前的祈福儀式。(李安峰攝)
 

1953年人類第一次登上聖母峰,一夕之間聖母峰與雪巴人舉世聞名。當時尼泊爾的雪巴村莊還停留在最原始、最純樸的農業與遊牧生活型態。

從1953年至今的短短67年裡,來自全世界的旅客、NGO團體紛至沓來,讓在地的雪巴人可以完全仰賴觀光為生,雖改善了雪巴人的收入與生活,但也讓雪巴人經歷了一波波的文化浩劫。
 

傳說蓮花生大士(Guru Rinpoche)曾經在此洞窟修行。400年前從此山洞望出是一片荒涼。因為信仰的關係,漸漸的有居民移居到此山洞下,形成了今天的3個村莊。(李安峰攝)

傳說蓮花生大士(Guru Rinpoche)曾經在此洞窟修行。400年前從此山洞望出是一片荒涼。因為信仰的關係,漸漸的有居民移居到此山洞下,形成了今天的3個村莊。(李安峰攝)
 

500年前,雪巴人因為戰亂,一個50多人的隊伍,從今天四川省甘孜縣的藏族自治區,帶著大量的氂牛群,逃到了拉薩,希望可以在這個神聖和平的地方,安居樂業。

無奈1531-1533年之際,穆斯林大軍打到了拉薩外圍,這群人又逃到了今天中國邊疆的定日縣。由於氂牛群會破壞高海拔的作物,與當地人發生了許多衝突。

50位雪巴先人中,有一位名叫Kira Gombu Doje的獵人,在群山冰川中看到了一頭喜馬拉雅山麝鹿(Musk Deer),他帶著獵犬,緊跟在後。沒想到這頭麝鹿,帶著他們穿越了層層險峻高山,找到了Khumbu這片修行的淨土。
 

圖中的6歲小朋友正是轉世的Thame村仁波切 Nawang Tsering Dodub Rinpoche。 (李安峰攝)

圖中的6歲小朋友正是轉世的Thame村仁波切 Nawang Tsering Dodub Rinpoche。 (李安峰攝)
 

至今,雪巴人還是認為當年的那頭麝鹿,就是當地的山神──Khumbu Yül-Lha的化身,帶領著雪巴人進到了尼泊爾。這也是其中一個雪巴之鄉「Khumbu」地名的由來。

雪巴人虔信藏傳佛教,宗教也在雪巴文化中,有著一席不可動搖的地位。根據流傳於Khumbu的藏傳佛教經典裡的記載,Khumbu這個地區,也是108個藏於西藏與喜馬拉雅山之間的聖地之一。

雪巴祖先有個傳說,藏傳佛教的創始之神,蓮花生大士(Padmasambhava, Guru Rinpoche)遠從西藏,到了Nangpa La,進到了Khumbu區域,祂飛到了一個非常大的洞穴,在一個鐘形的洞穴裡修行。
 

Khumbila(Khumbu Yül-Lha)是雪巴之鄉Khumbu區域的守護神。(李安峰攝)

Khumbila(Khumbu Yül-Lha)是雪巴之鄉Khumbu區域的守護神。(李安峰攝)
 

當地的百姓非常的敬重祂,細心照顧供養祂,在Guru Rinpoche閉關修煉完畢後,離開前問了村民希望什麼樣的禮物。祂問道:「你們會希望我在你們的國度裡賜給你們一座充滿智慧的佛塔,還是以我的神力用高山與雪保護這塊淨土?」而當地的百姓選擇了保護這塊淨土。

據經典記載,Guru Rinpoche曾經在Khumbu很多懸崖峭壁上的洞穴修行,照片中的洞穴就是其一。400年來,有許許多多的喇嘛及仁波切也在此修行。

雨季,對雪巴人來說是觀光旅遊業的淡季。因為沒有觀光客,許多家庭才得以享受家庭團圓的天倫之樂,也只有雨季才可以觀察到雪巴人真正的生活。
 

這位神仙本名Mi Tsering,是長壽之神。在Dumji Festival中會在整個法會現場搞笑作弄來參加的民眾,據說被他抓到且被他作弄的人會受到祝福與長壽。(李安峰攝)

這位神仙本名Mi Tsering,是長壽之神。在Dumji Festival中會在整個法會現場搞笑作弄來參加的民眾,據說被他抓到且被他作弄的人會受到祝福與長壽。(李安峰攝)
 

其實在每年的6月~8月之間,雪巴人格外忙碌。因為在雨季裡會有兩個特殊的節慶,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Dumji Festival(Offering Ritual)。 這個節慶是400多年前為了慶祝蓮花生大士的壽誕之日。每年藏曆的5月10日,也就是猴月(國曆6月底~7月初)。

Dumji Festival有非常錯綜複雜的儀式,有各式各樣的金剛舞;以及中場休息帶給人們歡樂氣氛的神靈「長壽之神」Mi Tsering;也有由喇嘛穿戴代表神靈的面具,用火弓箭射向一堆堆象徵厄運與邪靈形體的供品,為人們燒除一年來厄運的儀式。
 

圖中的Tengboche Rinpoche Ngawang Tenzing Zangpo Rinpoche(右)坐著轎子翻山越嶺了3天3夜,回來為轉世的Thame Rinboche Nwang Shedrup Sherpa主持印證Thame仁波切回歸登基儀式。 (李安峰攝)

圖中的Tengboche Rinpoche Ngawang Tenzing Zangpo Rinpoche(右)坐著轎子翻山越嶺了3天3夜,回來為轉世的Thame Rinboche Nwang Shedrup Sherpa主持印證Thame仁波切回歸登基儀式。 (李安峰攝)
 

最讓我感動的是,在這天,不分男女老少,不分宗教種族,不分貧富貴賤。在儀式現場,彼此一視同仁。大家一起祈禱、一起吃飯、一起付出,眾人學習謙卑,全場井然有序,彬彬有禮。

雪巴人不只是登山客的嚮導,雪巴之鄉也是喜馬拉雅山上的禮儀之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