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的音樂殿堂 政大金旋獎

老王樂隊成員是一群大學畢業不久的年輕人。從左至右為主唱兼木吉他手張立長、鼓手馮會元、貝斯手廖潔民、大提琴手邵佳瑩與電吉他手童偉碩。

老王樂隊成員是一群大學畢業不久的年輕人。從左至右為主唱兼木吉他手張立長、鼓手馮會元、貝斯手廖潔民、大提琴手邵佳瑩與電吉他手童偉碩。
 

政大金旋獎是許多大學生憧憬的音樂殿堂,不同世代的歌手與創作者都曾在這裡嶄露頭角。舉辦至今38屆,比金曲獎的歷史還悠久,不僅參賽者曲風越來越多元,比賽期間的講座與表演也相當豐富。這些活動的幕後推手「政大金旋獎籌備委員會」,只是一群大學生,他們的目標很簡單,要讓熱愛音樂但沒有資源的同學,盡情享受高規格的舞台,自由分享音樂理念。

 

1979年,某個夏日夜晚,五個政大男孩,在路上哼起了美國合唱團The Brothers Four的歌,接著他們靈機一動,衝到女舍後方,唱了一首又一首的情歌,從此,校園裡多了一個重唱團The Brothers 5。成員們後來擔任校內振聲合唱團與吉他社的正副社長,與其他音樂夥伴提出「政大人的民歌比賽」的想法。隔年,「政大金旋獎民歌比賽」正式舉辦,此後30餘年,成為大學生音樂展演與交流的盛事。

音樂是一種青春冒險

每個時代流行的曲風不同,但喜愛音樂的心情是一樣的。時光倒退至1980年代,台灣民歌盛行的時期,當時校風保守的政大,有一群留長髮、玩樂團的學生,其中一位是喜愛詞曲創作的陳子鴻。他找了幾位朋友參加金旋獎,由張雨生當主唱,姚金祥擔任吉他手。比賽的獎金不多,只夠吃一頓慶功宴,但是這次參賽卻成為一段難忘的青春回憶。

陳子鴻此後走上音樂創作的生涯,現今是知名製作人,時常受邀擔任歌唱選秀節目評審,是大家耳中熟悉的「子鴻老師」。問起他在金旋獎的回憶,他微笑答:「當年得獎的人,會去做音樂的還是少數,但重要的是,金旋獎讓我們在學生時期,留下了美好回憶。跟過去玩音樂的夥伴吃飯,像駐瑞典大使姚金祥,我們還是常常在聊音樂。」

過了十幾年,陳子鴻以決賽評審的角色重回金旋獎,看學生在舞台上展現創作的青澀模樣。20多年的經驗裡,他認為金旋獎的可貴之處,就在於學生不受商業市場限制,盡情發揮創意:「一代一代跟我們不一樣,音樂才會進步。」

「我們當時參賽的曲風,以民歌為主,但現在還有嘻哈與老王樂隊這類的。」陳子鴻認為金旋獎參賽者曲風越來越多元,尤其2016年創作組的參賽者「老王樂隊」的呈現方式相當獨特。

老王樂隊的歌詞充滿對青春的反思與對教育的批判,在金旋獎的舞台上,演唱創作曲「穩定生活多美好 三年五年高普考」,以哀悼的口吻開場,訴說學生沉重的壓力,緊接著大提琴的低鳴與鼓聲的躍進,烘托歌者的心境,緩緩地轉至激昂的吶喊後,最終在樂器的迴盪中結束。那年,他們獲得金旋獎創作大賞。

切磋音樂的大平台

老王樂隊獲獎隔年,受金旋獎之邀,創作2017年比賽主題曲──「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訴說對青春的掙扎。隨著活動宣傳,他們的音樂被更多人聽見。2018年,幾位團員進入軍中服兵役,表演因此告一段落,但經過這一年的發酵,他們的名氣不降反升,「從軍中出來之後,世界好像變得不太一樣了。」老王樂隊回憶。

團員提及金旋獎,開始一段熱烈的討論,「那時候上台前很緊張,表演的時候還有一個音刷爆了!」吉他手偉碩回想參賽經驗,描述生動,引起團員一陣大笑。從大一比到大五的貝斯手潔民接著補充:「大學的時候,我每年都去看,尤其自己很廢的時候,特別想知道別人可以厲害到什麼程度。我最喜歡看獨唱組的初賽,因為規定要清唱,所以可以看出參賽者到底會不會唱歌。」

「而且雖然有些人不會進複賽,但音樂滿有趣的。」主唱立長緊接著回應。團隊中的鼓手會元曾經擔任金旋獎評審組員,說話向來淡定的他,一語道出金旋獎熱血的初衷:「我們的使命,就是讓平常沒有機會站在舞台的同學,享受高規格的舞台。」

老王樂隊認為,校園音樂比賽的重點不在勝負,而是可以認識喜歡音樂的同儕,「很常看到比賽的一二名,後來組成一個新團,或其他人也組了新團去參加隔年比賽。」潔民描述那是既競爭又友好的關係。而大提琴手佳瑩正是在淡大金韶獎認識現在的團員,「當時我在另一個樂團,和老王樂隊都在創作組,雖然後來輸給他們,但是心服口服。」後來老王樂隊原大提琴手要出國讀書,便詢問佳瑩是否有意願加入,因緣巧合之下,成了現在的編制。

曲風多元的高規格比賽

比賽主題曲是政大金旋獎的特色之一,透過參賽者的創作,展現年輕世代對音樂的熱情。除此之外,規模盛大的金旋獎,會在賽前舉行「政大金旋音樂節」當作暖身。策畫團隊會邀請參加過金旋獎的團隊「共演」,讓去年的參賽者,搭配已經在音樂界發展一段時間的樂團共同演出。

「透過共演,較新的樂團或創作者能向另一組學習。而且這不只是表演,也展現了金旋獎傳承與創新的精神,讓大家看看樂團搭配的可能性。同時,也想告訴來看表演的人,政大金旋獎來了,快來報名!」第37屆總召林琦興奮地說著。

2020年第37屆政大金旋獎,首次在校外場地舉辦,為了讓這場高規格製作的比賽與參賽者的好聲音被聽見,策畫團隊也進行線上直播。「過去比賽在政大校園舉辦,地點太偏僻,大部分觀眾都是政大學生。今年改在交通便利的西門後,排隊人潮延伸到入口外面,全場爆滿!」林琦笑著說,連自己的父親第一次來朝聖,也是一位難求。

政大金旋獎融合了「插電與不插電」的形式,除了木吉他的民謠彈奏之外,還有樂器插電後加上放大器、效果器與合成器等設備的表演。參加過幾場校園音樂比賽的老王樂隊表示:「很多學校的音樂比賽是由吉他社主辦,參賽曲風會比較單一,但是金旋獎是由一個獨立組織規劃,曲風有更多變化。」

幕後推手該有的態度

擔任第31屆決賽評審的歌手金智娟,在講評的時候,給予金旋獎策畫團隊高度肯定:「金曲獎應該可以交給你們辦。」

主辦團隊其實是學校社團,正式名稱為「政大金旋獎籌備委員會」,依職責分為公關組、視設組(視覺設計)、工程組、行銷組、評審組、策劃組。為期一年的籌備時間,暱稱「工人」的成員們會接受專業培訓,尤其是音響工程組,需要跟著有經驗的業內人士現場操作,從頭學起。

「想參加的學生,不能抱持玩社團的心態。」今年的總召陳蓉是廣告系大三的學生,從大一就加入評審組,大二擔任組長,後來被總召林琦邀請成為下屆領導者。她認為加入金旋團隊之前,要思考清楚自己的動機,在接下來的一年,不只要花時間培訓,也要耐心負責各種狀況。

「以策劃組為例,我們要在報名週整理所有參賽者的資料,也要先聽過海選獨唱組的demo,避免海選評審老師聽到錄音品質不好的作品。」今年副召陳宥菘回憶,當他還是策劃組組長時,曾收到同學在浴室或樹下的錄音,清唱外還多了一些背景雜音,但對方不僅無法接受重錄,還不滿地將此事貼至臉書。直到他致電解釋清楚緣由,才化解這樁事情。

策畫團隊就像是參賽者與評審間的橋梁,要來回與雙方溝通,並確保兩邊是彼此適合的對象。「在邀請評審時,海選的考量,是在短時間聽大量demo的能力。另外,也會考量這位老師最近有沒有接觸最新且多元的音樂,才能避免入選金旋獎的參賽者都偏向特定曲風。」陳蓉說明。

一次認識自己的機會

隨著後搖滾、瞪鞋、嘻哈等曲風的興起,政大金旋獎希望能吸引各類音樂人來報名,不要受限於政大「文青」的印象。籌備團隊從評審與比賽嘉賓邀請著手改變,以去年為例,有曲風揉雜爵士、放克、靈魂樂與R&B的樂團Yellow、創作歌手李友廷、從不公開表示曲風的Manic Sheep,以及創作去年主題曲的尋找尼歐,歡迎各種曲風的年輕人來報名。

對於有熱情參賽的同學,陳子鴻也鼓勵大家要創造自己的風格,不要試圖揣摩評審偏好的口味:「應該要讓我們覺得,這曲風不一樣又好聽,而且加了一些東西,是我們沒想到的。」創新奠基於對經典的熟悉,因此他也鼓勵年輕人多聽音樂:「如果你喜歡搖滾,不要只聽台灣的搖滾,搖滾的發源地不在台灣,而在美國,要去理解它發展的脈絡。」

此外,陳子鴻也提醒參賽者,每個人長處與氣質不同,有些人適合當明星,有些人適合在幕後發展,如果能釐清發展方向,才能專注投入。政大金旋獎近年就舉辦論壇,邀請正在發展的樂團或歌手來分享經歷與創作過程。製作人韓立康也是講者之一,希望幫助年輕人了解音樂產業的運作。

無論時空如何改變,藉著音樂,迷惘的青春似乎可以看見一絲曙光,也因此在每個時代,都有一群義無反顧投入音樂的年輕人,就像老王樂隊在<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一曲所唱:「說走就走,我有的是時間,我不想在未來的日子裡,獨自哭著無法往前。」政大金旋獎給予歷屆參賽者的,不在於比賽結果,而是在青春裡一次勇敢嘗試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