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創生前線 宜蘭斑.大山北月

宜蘭壯圍的宜蘭斑與新竹橫山的大山北月,正如是訴說著起死回生、地方創生的故事。(林旻萱攝)

宜蘭壯圍的宜蘭斑與新竹橫山的大山北月,正如是訴說著起死回生、地方創生的故事。(林旻萱攝)
 

一處廢棄的魚塭、一座廢棄的小學,廿年後是什麼樣的景象?

不管是沿海的漁村,或是深山的農村,若能拉高直售比例,發展六級產業,並且搭配時興的食育教育、產地小旅行來行銷,不啻為具商業價值,又能振興地方經濟的策略。宜蘭壯圍的宜蘭斑與新竹橫山的大山北月,正如是訴說著起死回生、地方創生的故事。

 

立秋時節仍暑氣逼人,宜蘭壯圍鄉大福村壯濱路上,稀落的小客車與喧囂的砂石車快速呼嘯而過。前來輕旅行的中型小巴,很容易錯過馬路旁、一排連棟透天厝中的「大福漁人故事館」。

一下車,在參觀養殖池前,館主謝政佐先帶領大家到屋外的教育看板前,學習如何分辨台灣與大陸九孔的樣貌!

「台灣九孔主要吃龍鬚菜,龍鬚菜屬紅藻類,因此台灣九孔與鮑魚的殼是紅褐色。」手拿著不同顏色的九孔殼,謝政佐提醒消費者:「有時在辦桌或餐廳吃到綠色外殼的九孔,應該是來自大陸,因為大陸投餵大量綠色的海帶,所以殼是綠色的。」

還沒有聽完如何分辨九孔與鮑魚以及如何料理,來此小旅行的遊客已經按捺不住,摩拳擦掌,準備大肆shopping一番。

地產地銷,產地直售

這處漁人故事館原是閒置超過15年的倉庫,改造前由於非常破敗髒亂,謝政佐家人常開玩笑說,連鬼也不會進來。

但早期這裡是水產加工室,還做到外銷。2002年當地由於歷經一場「九孔SARS」,造成九孔大滅絕,養殖業者大崩盤,有人猜測是病變或是氣候變遷,經過多年還是找不到原因。

謝政佐的父親謝忠明是有40年九孔養殖經驗的專家,他曾成功地將養殖地搬到東南亞,目前在台灣仍維持復育九孔種苗的工作,提供給台灣東北角的養殖戶。但其他的養殖戶則面臨高昂的租金、餌料供應的斷裂與價錢上揚,最後選擇棄養,因此廢棄的魚塭愈來愈多,廿多戶到現今僅存四戶。

因為參加外交部援助發展計畫,在帛琉指導石斑魚與臭肚魚繁養殖五年的謝政佐,2018年5月決定返鄉,要放棄領美金的高薪,面對家中大部分廢棄的魚塭。他說:「回來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我決定飼養南美白蝦,因為它們生長週期短,獲利高,但相對風險也高。」有著堅實的養殖專業,最終卻要面臨低價交給盤商銷售的命運!

「除了一級生產者的角色,我也想要跨業作二級加工與三級販售。」謝政佐分析,其實大家都想成為六級產業,只是沒有行銷的能力與人手。因此他加入了「宜蘭斑」品牌的行列,由「魚樂天地直售製造鋪」輔導位於宜蘭的漁民與養殖戶建立「直售所」,達到產地直售的目標。

目前常有重視食農、食育教育的消費者與廚師、養殖科系的學生預約參觀「大福漁人故事館」,還有附近小學來此戶外教學。尤其是消費者直接看到池子裡的九孔與白蝦,經由導覽解說認識貨真價實的東西,更加刺激購買欲。

甫獲選2019年農業青年大使的謝政佐,去年白蝦年產量約3,000台斤,約有三分之二交給大盤,三分之一自己賣,直售卻有高達九成五的回購率。透過故事館的解說與服務,今年他將家中原本廢棄的九孔池拿來養白蝦,產量加倍,並且供不應求,他還想繼續擴張養殖面積。
 

林旻萱攝

林旻萱攝
 

體驗廚房,產地餐桌

宜蘭頭城梗枋漁港的「船長娘」林淑貞則以「產地餐桌」為訴求,也希望能逐步擺脫被盤商剝削的困境。

自大溪國小退休的幼教老師林淑貞,負責管理先生游國照三艘一支釣、延繩釣漁船的財務與補給。她說,近幾年由於漁源枯竭,以前只要在近海捕魚,現在必須遠航至東海,一次出海兩個星期,不斷上漲的魚餌、油費,加上外籍漁工的薪水,當漁貨量少時,不敷成本;漁獲量多的時候,由於價錢受盤商控制,只能賤價賣掉,「心很痛,」她說,錢都讓盤商賺去,辛苦的是漁民。

五年前林淑貞去念行銷碩士,並且透過推出「體驗廚房與烹飪教室」,提供員工旅遊另類的體驗。遊客到梗枋漁港,她先進行生態解說,接著提供自家不同季節的漁獲,讓客人自己動手作鬼頭刀魚丸,煎白帶魚、竹筴魚。當季的透抽正新鮮,她指導客人川燙,並且不供應五味沾醬,要客人直接品嚐清甜的鮮味。深秋時節提供鯖魚,冬天則有煙仔虎的生魚片,有時她還會附上一大鍋宜蘭道地的魩仔魚焿。

「怎麼沒有魚腥味?」「這跟我在外面餐廳吃的透抽味道不一樣!」客人不論廚技好壞,品嚐到新鮮味美的產地料理後,能夠直接採購漁獲、團購、送禮,成為林淑貞經營「產地餐桌」最終的目標。

魚樂天地直售製造鋪執行長何立德表示,宜蘭的海岸城鎮,與台灣其他農漁村一樣,許多魚塭遭到廢棄,缺乏工作機會,面臨壯年人口外移的困境。以壯圍為例,魚塭閒置比例高達七成。

「我起初只是負責盤點資源,後來『愈陷愈深』,」為了讓魚塭「活起來」,何立德結合文化工作團隊「壯圍十八島」、民宿業者與養殖業者,成立「宜蘭斑」品牌。

何立德發展出七個活化地方產業的模式。他稱為「七個提款機」,包括結合行銷與銷售的「職人故事館」、「解說教室」、「直售所」、「食材餐廳」,還有在閒置魚塭提供遊客垂釣、划獨木舟的「體驗場域」、「行動廚房」,以及「生態聚落」的小旅行,藉由體驗與服務的加持,達到產地直售、漁村創生的效益。

活化大山背

從新竹往內灣方向,叉出120縣道,來到橫山鄉豐鄉村的大山背,不到一小時的車程,沒有了車馬喧囂,清涼的綠蔭讓人暑氣全消。騎龍古道入口的前方,又是一絕處逢生、活化場域的創生案例:大山北月。

這處場域原是1983年廢棄的豐鄉國小。會廢校,代表村落衰退、人口外移。荒廢了廿多年的學校,成為吸毒犯、賭客聚集的治安死角。2006年政府斥資千萬元整修為「大山背客家人文生態館」,並以委外方式經營,希望活化此空間,但業者年年更換,又變成社區營造的蚊子館。

2012年就讀清華大學服務科學研究所的莊凱詠,隨著老師進到大山背地區進行田野調查。由於所學的就是企業轉型、創業創新,2014年他決定「學以致用」來此創業。

很多人質疑,一個學企管的碩士生,「不務正業」跑到山裡來做什麼?莊凱詠說企管是解決企業的問題,經營大山北月就是解決蚊子館與地方沒落的問題。

什麼問題?他像背書一樣念了出來:「空間閒置、步道髒亂、農產失衡,還有偏鄉教育存在的落差。」經過五年的努力,莊凱詠不只用他的創業經驗在2015年寫成碩士論文,他更以「大山北月教我的事」為題,到校園、社區、企業進行了二百多場激勵人心的演講。
 

大山北月是一絕處逢生、活化場域的創生案例。(林旻萱攝)

大山北月是一絕處逢生、活化場域的創生案例。(林旻萱攝)
 

創意+利他,起死回生

莊凱詠認為,大山北月的商業模式奏效,主要的原因不在於從「利益」出發,而是從「利他」的角度。但利他的想法從何而來?他透露,是被豐鄉國小的校友、知名漫畫家劉興欽「放牛校長」的故事所感動。

劉興欽2014年來到大山北月開同學會,親自述說發生在他身上的故事:「真有其人的放牛校長陳勝富與師母,為了讓學生能夠到學校讀書,幫學生放牛、帶小弟妹,校長還幫在地人賣東西、寫信,儼然是在地人的精神燈塔。」

莊凱詠說:「我因為身體的緣故,從小一路受到許多人的幫助,被人嘲笑時,同學總會為我挺身而出;創業缺乏資金時,老師二話不說就借我30萬元。」因此他不只從自我獲利的觀點來思考,也想藉由解決地方的問題,與地方共好來助人。

為了活化原本閒置的空間,他透過設置有趣的告示版,讓消費者認知(Awareness)到這裡不一樣了;他開發考卷菜單,還有可以打卡的趣味板書與彩色課桌椅,吸引消費者的興趣(Interest);第一次來的客人會自行評估(Evaluation),先點杯咖啡或是買一把小農的蔬菜;經過試用(Trial)與體驗後,就會採用(Adoption)成為粉絲,揪團來小旅行或團購禮盒,支持在地小農。這樣的經驗策略,也實踐了行銷學上「AIETA」的模型。

對於原本髒亂的步道,大山北月發動淨山活動;至於偏鄉的教育落差,大山北月與在地學校的合作,從2015年連續三年為當地小朋友舉行畫展,並且購買小朋友畫作的版權,將作品直接印在T恤上,讓小朋友的作品被更多人看見。

苦盡甘來,創意創生

這其中過程的艱辛非外人所能道也。原本一個只會讀書的研究生,做起除草、整地的體力活,但對莊凱詠來說,最困難的是解決農產失衡的問題。

他看到農民種的有機苦瓜,由於形狀醜陋,賣相差而滯銷,就一次洽購,做成二級加工的苦瓜糖。

莊凱詠的女友吳宜靜在試做苦瓜糖的過程中,至少倒掉卅多斤燒焦的苦瓜糖。一鍋再一鍋失敗的經驗,煮到都想掉眼淚,最後有烘焙底子的她改以法式軟糖的作法,掌握好溫度與火候,成功做出「苦盡甘來」的苦瓜糖。而且皇天不負苦心人,大山北月從2015年向一個小農收購,至今向四個小農契作幾百斤的苦瓜,協助農民地產地銷。

逐漸取得農民的信任後,大山北月按著四季推出每年卅至四十場農事體驗的活動,冬天採橘、作桔醬,春天挖竹筍、作竹筒飯與賞螢火蟲,夏天用火龍果、百香果等舉辦酸甜苦辣下午茶,秋天一日農民小旅行。2017年開始,在每個週末利用一處原本閒置的空間舉辦農民市集,增加小農直售的通路。

不止如此,莊凱詠為參加的農夫們設計了各自的Q版造型,直接印在名片上。農夫們說,以前覺得務農有點丟臉,有了名片後,變得很喜歡發名片,介紹自己的農場與農產品。

莊凱詠堅毅的表情,露出難得的笑容說:「經營大山北月最大的成就感,就是陪伴小農成長,和看到他們由裡而外展現的自信與對自己的信任。」意外的收獲是十幾年都是農委會評鑑丙等的大山背休閒農業區,2018年起首次拿到甲等評鑑的佳績,連農民們都喜出望外。莊凱詠做到的,不只是活化閒置空間,而是價值創新、社區共好。